2009-10-18
愛他如愛你自己

孔令瑜

 
立法會《最低工資條例》草案委員會最近先後於九月份和十月份舉行會議。十月七日全日更舉行民間團體諮詢會,由早上九時開始,至下午六時。
 
雖說是最低工資條例草案委員會,但席間仍有不少人舊調重彈,指最低工資導致基層市民失業,好心做壞事,而並非針對條例草案本身的內容和條文。然而,當討論到外傭是否應該納入法定最低工資的保障範圍時,不少具歧視性的言論就在立法會的議事廳出現。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於九月份的發言時,就指出「法定最低工資以時薪計算,但留宿家庭傭工家務性質繁雜多樣、隨時候命,工作的地方亦是休息的地方,難以計算工時,也因而無法確定工資。…這些都是非留宿工人沒有的。」換言之,局長亦認同外傭沒有作息時間,需要隨時候命呢?而非留宿工作所沒有的條件,就是免費住宿等「福利」,這是否只是局長的一廂情願的想法?相信沒有一個打工仔女,是希望隨時候命。說話出自局長的口,可見其對外傭的「尊重」。
 
任何一個勞工都需要有正常的作息時間和私人空間,而並非希望全天候式的工作,而且如局長所言,「隨時候命」。相信極少外傭會認同局長的想法,甚至不會視之為「福利」。此外,亦有立法會議員在今年十月七日,立法會《最低工資條例》草案委員會中表示,反對取消外傭留宿僱主家中的規定,因為「不知她們晚上去了那裡,認識其他人!」「擔心她們會擔任兼職」...我們理解僱主的擔心,因為始終傭工的工作地點是在僱主家中。但如果以「陰謀論」和假設的理由,而剝削傭工的休息時間和私人空間,實在於理不合。未知政府是否又是因為這些假設性的「擔憂」,而於2003硬性規定外傭必須留宿僱主家中?而留宿僱主家中的工作條件,則成為是次為法定最低工資的立法中,將外傭豁免於保障以外堂而皇之的理由。
 
有不少持反對意見者,包括勞工界的立法會議員指出,擔心外傭一旦納入保障範圍,將會令很多家庭因成本增加而停止僱用留宿家庭傭工,不少基層市民將受到影響而無法承擔。有關言論在表面上是為基層市民著想,實際上是在制造恐慌。外傭不是社會福利,而是一種僱傭關係。港人聘請外傭,不能視為港府賦予港人的福利措施,聘請外傭不同CEPA或自由行,不能用「價廉物美」為理由,讓全港市民人人可以「受惠」的優惠政策。
 
兩位充滿智慧的近代教宗,明白外傭去到世界各地工作的苦況,因此不斷苦口婆心的勸導我們,要善待外傭,接待她們如同接待基督。“你應愛你的近人如你自己”(肋十九18)。在肋未紀中,這個誡命是在一連串的禁止不公義的教訓中發出的。其中之一警告:“當外方人在你的土地上與你住在一起時,不可欺壓他。對與你們住在一起的外方人,應看作你們中的一個同鄉,愛他如愛你自己,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做過外方人:我上主是你們的天主”(十九33-34)。(教宗若望保祿致1999年世界移民及難民日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