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5
中國應停止死刑

林瑞琪

 
中國政府對應二零零九年七月份廣東省韶關及新疆地區的民族衝突,一系列暴風式的審訊,在短短三兩日之間完成所有司法程序,並高速作出判刑,多數涉案者被判死刑,令人心寒。
 
 
歷史上政府採取「治亂世必用重典」的心態,層出不窮,屢見不鮮。問題是歷史也告訴我們,重典對亂世往往全無作用之餘,更適得其反將問題推向更深的深淵。
 
判決的結果可以說是三輸,更可說是眾人皆輸,全無得益者。
 
維族同胞是輸家,他們無論是受何種原因所驅使,但今次在判決之後,必然在民族中留下疤痕,成為日後民族矛盾的源頭。
 
漢族同胞更是輸家,本來事件可以暫告一段落,但死刑萬一執行起來,肯定激起維族中的強硬人士的反撥,結果是日日夜夜擔心成為服復的目標,根本不能過正常的日子。
 
中央政府也成了輸家,如果新疆事件真的由一小撮恐怖份子所策動,則又豈是幾宗死刑所能嚇退。結果是將更多的人推向對立面,而在國際上失了道德發言權。
也許政府認為漢維兩族均有人判死,就是公平,但結果適得其反,將會是兩族都感到不滿。
 
假如海外真有分離運動的組織,則死者即使完全與該等組織沒有聯繫,他們的死亡也會成為該等組織的宣傳籌碼,中國將會永無寧日。
 
從歷史上看,現今的中國政府並非不曾對死刑謹慎處理。一九八零年審訊江青、王洪文等「四人幫」時,雖然被告滿手鮮血,但依然未有被判實質死刑;從這一角度看,今次新疆事件的涉事者,更不應被草草判死。
 
人的生命是獨特的、珍貴的,因此,我們更應尊重每一個「生命」,不應加以傷害。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三條指出人的生命權,「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一九九九年訪問美國密蘇尼州的聖路易市時,曾指出:「新的福傳要求基督的追隨者無條件地維護生命,他們在任何處境都會宣講、慶祝和為生命的福音服務。一個希望的標記正逐漸出現,人類生命的尊嚴在任何情況下也不應被奪去,就算他是一個窮凶極惡的歹徒。現代社會可用其他的方法去保衛自己,而不需奪去罪犯改過自身的機會。我重申我在剛過去的聖誕所作的廢除死刑的呼籲。死刑是殘忍和不必要的。」
 
新疆問題,由怨懟而起,如今把在怨懟中火上加油,政府無疑自種苦果。中央政府也許希望藉此顯示其解決問題的決心。然而,從來沒有人會懷疑當局這種決心,實在沒有必要藉民眾的鮮血來立威。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六十週年,政府領袖人大概不會忘記,當年國民政府妄圖使用威懾政策對付異見者,最終導致民心離散而失掉江山。這實在足以為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