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1
有關菜園村的媒體報導解讀/解毒

葉寶琳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在九月底通過動議,要求政府提交更多文件和再就計劃諮詢公眾,但政府卻於十月二十日將高鐵方案倉卒交上行政會議通過。近日媒體大幅報導這個652億天價高鐵的內容,同時亦詳細描述因工程收地的賠償方案。看當日的電視新聞及翌日的報紙報導,令人以為一直以來爭取不遷不拆的菜園村 村民會「受益」,卻極少報章能指出原居民與一直堅持不遷不拆的菜園村非原居民的分別,背後所顯示先香港開埠以來原居民和非原居民之間的不公平待遇。

 

天價賠償菜園村?
十月廿一日分別有八份報章報導指政府向「菜園村民」賠償加碼8600萬,令人以為菜園村民因而「得益」,以上報導顯示了兩個問題,一是菜園村佔整個收地範圍的面積,二是誰是菜園村民。事實上,這個賠償方案是適用於整個收地範圍,只非只是菜園村。

 

菜園村在收地範圍內佔什麼地方?

整個高鐵收地範圍是廿七公頃,當中只有三至四公頃是屬於菜園村村民所有。正如十月廿二日星島日報每日雜誌就訪問了屬八鄉北選區的元朗區議員鄧貴有,就講得很清楚:「今次高鐵工程需收回共一百八十萬平方呎土地中,估計有一百萬方呎屬橫台山一帶的祖堂地和原居民私人地,他們亦是政府賠償的最大得益者,『所謂菜園村,其實是石崗菜站附近,以前那裏無村名的,後來有非原居民買了一些土地建屋生活,慢慢形成今日的菜園村。今次高鐵收地,受影響最大的除了石崗菜站,還有七星崗、大江埔、梁屋村、石崗機場尾等地方,都屬橫台山永寧里一帶管轄範圍。』」菜園村雖然只佔整個收地範圍百分之十幾,但居住人口較為密集。

 

誰是菜園村村民?

大公報於十月廿一日A2全版大幅報導賠償方案,題目更大字指「菜園村民最追賠1400萬」,星島日報A04就指「有村民料袋1400萬元拆遷賠償加碼」,香港商報報導題目稱「政府加碼賠償村民多滿意」,而三篇內文所引述的為同一人。這位村民就是黃榮元先生,蘋果日報、信報、頭條日報在這兩日都有報導,這位黃生是大江埔村地主,亦是八鄉鄉事委員會增選執委,明顯地黃先生是而非我們所熟知堅持不遷不拆的菜園村村民。

 

無線於十月二十日,行政會議拍板通過興建廣深港高鐵當日的六點半及十一點晚間新聞,都將此事放在頭條,而二條就為「學者指提高收地賠償屬壞先例」,和同日的都市日報,都引述了浸大經濟系副教授巫伯雄,他稱若居民取不合作態度可獲有利賠償的話,將來居民會更不合作,事件政治化就會阻礙未來基建發展,十月廿一日文匯報社評題目更說「漫天要價之風不可長」。究竟巫教授所指「取不合作態度而獲有利賠償」的居民是什麼人呢?是一直堅持不遷不拆的菜園村民,還是菜園村以外的原居民大地主?

 

開了一個「只見業權,不見人民」的壞先例

回應這項賠償方案,我們不能撇開討論政府對「土地」的演繹,土地可以理解是「業權」,也可以是「生活」。我們常說菜園村民三四代在這土地辛勤耕作,一手一腳建立自己的家園,就是說她們和菜園村在這土地的生活關係,她們可以擁有這土地的業權,或者沒有,可惜,政府這個加碼的賠償方案,卻是開了一個「只 見業權,不見人民」的壞先例。

 

運房局發言人表示,由於考慮到項目會令菜園村村民須搬離長居的家園,才為村民在現行政策以外,定出涉資最高8600萬元的「特設特惠現金津貼」。如 果說政府加碼賠償是為了回應菜園村民的訴求,那明顯是錯了,先不論政府眼中的賠償就只有錢,更因為這加碼的8600萬元,只不過是針對「業權」來增加賠償額,根本不是回應菜園村民在這土地的生活關係,更何況她們認為這關係根本不是錢是可以衡量的。

 

所以如果這是如巫教授所講的壞先例,這個應是開了一個「只見業權,不見人民」的壞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