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8
在真理中實踐愛德

 潘嘉偉

 

教宗本篤十六世今年七月七日頒佈他第三份通諭《在真理中實踐愛德》(Caritas in Veritate),過去幾個月來,有些國內年青教友一直很熱切的問我有沒有通諭的中文版,並與我分享他們對通諭的看法。在內地如此壓抑以及普遍鼓吹側重經濟發展的社會,仍有年青教友關心社會公義及敢於研究教會的社會訓導,確實令筆者感動。 

 

然而,當我想與一些香港教友分享這份通諭或關於社會公義的題目時,我卻感到一種異常冷漠的感覺。我在想:是因為香港社會已經發展得很好,沒有公義的問題需要我們關注,還是關心公義與我們香港的教友真的完全沒有關係呢?但筆者略舉一些例子,也感到當中涉及社會公義和公共利益的問題,如港鐵因發展鐵路而影響菜園村村民被迫遷的事件;前陣子香港記者在新疆被武警毆打及拘押問話;近幾個月來引起各界強烈迴響關於校園驗毒安排;以及仍然多年來仍無法來港與家人團聚的港人所生內地子女等等。面對這些問題,作為基督徒,我們該如何以教會的社會訓導及教宗的通諭等等,來分析事件的問題所在,以及我們應作出甚麼回應呢?《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的副題為「論在愛德及真理中促進全人發展」,我們又如何理解愛德及真理與我們信仰的關係? 

 

當然,我接觸到的教友只佔全港教友的少數,但長期以來,我卻真切地感到教友及神長之間,好像把社會公義的議題看成是與我們的信仰沒有多大關係似的。研讀聖經、研習靈修,或探訪老人院,做一些善工,或許更能使我們在心理上覺得做了教友的本份。我甚至聽過有些資深的教友說,參與社會行動或參與政治,不應該是基督徒的作為,基督徒的價值應該是寬恕及忍讓,不應自命以爭取公義為名,而以壓力團體的做法給政府及當權者施壓,以求達至迫使當權者就範以迎合爭取人士的需要。我曾多次聽見這種振振有辭的解說,好像參與社會行動向當權者施壓要求作出讓步,便是有違基督徒價值的表現,信仰有欠深度的表現,只是有欠教育的滋事份子才會作出的行為。 

 

然而,筆者關心的是教會的社會訓導文件、梵二文獻、近年教宗通諭展現的神學思想及對教友的要求,以及聖經記載關於爭取正義的教誨等等,是如何看待信仰及公義呢?藉此引用《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開始部分的一句話:「愛德(caritas)是一股非常的力量,它使人們勇敢而慷慨地獻身為正義與和平服務。這力量的根源是天主,祂是永恆的愛和絕對的真理。」過去數年來參與各社會行動的經驗,我感到若沒有從愛出發,關心社會公義的教友根本無法在無數的冷嘲熱諷中繼續為弱勢群體發聲爭取權利;若沒有關愛受不公義制度壓抑的社群,實在很難堅持爭取公義及真理的勇氣。教宗在通諭開首的部分便特別提醒我們:「一個沒有真理、只有愛德的基督信仰,很容易被認為是善良情愫的儲存庫,為社會的和睦共存有用,但只屬於邊際效用而已。」正委會將於11月15日假油麻地聖保祿堂舉辦關於《在真理中實踐愛德》通諭的研討會,懇切希望各位教友及神長一同參加研習如何在信仰和生活中實踐愛德及追求真理與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