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5
「小圈子選舉」扼殺民意
陳麗娜
 
特區政府首曾蔭權將推出政改方案,盛傳會採納民建聯的建議的「優化版」的改良05年政改方案,即以2005年區議案方案為基礎:方法會新增十個議席,五個為直選議席,其餘五個由民選的區議員互選產生,功能組別的團體票改為董事票。照這建議看來,違反普選原則的功能組別仍會被保留。再者,特首在施政報告的答問大會,面對劉慧卿關於2020年的所謂普選立法會,是否仍有功能組別的影子的提問時,左閃右避,叫人不要追問細節,這難免令人懷疑是否真的有一天會達致真正的普選,取消「功能組別」。
 
「功能組別」是個小圈子選舉,它使少數人擁有特權,工商界別尤甚;大部分的選民一人一票,有些擁有特權的人卻一人四、五票,大商家透過控制公司便能擁有無限票數,整個社會變相被大商家操控。立法會議員天主教監察組多年以來一直批評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這些機制扭曲了立法會的表決結果,使民意得不得彰顯。分組點票機制是來自《基本法》,根據《基本法》附件二所規定的:「立法會議員個人提出的議案、法案和對政府法案的修正案均須分別經功能團體選舉產生的議員和分區直接選舉、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的議員兩部分出席會議議員各過半數通過。」在現時的分組點票機制下,若要否決一個議員提出的議案,只需要功能組別或地區直選組別其中一組,當中一半出席的議員不支持(投反對票或棄權票),便能否決該議案。例如:於今年四月梁家傑提出「促使企業履行社會企業責任」的修正案,獲得議會中34名議員支持投贊成票,票數已超過所有立法會議員人數的一半,可惜卻被11名議員(當中10位來自功能組別)投棄權/反對票否決。從數字上看,只需要15名功能組別議員聯手投反對/棄權票(或15名地區直選議員聯手投反對/棄權票),便確保可以否決所有議員議案。
 
可是,功能組別議席的選民人數,遠低於直選議席的選民人數,因此民意的認受性亦自然較低。就以2008年立法會選舉的選民人數作比較,地方選區的選民人數為3,372,007,而所有需投票的功能組別選民人數只是212,227,是地方選區的選民人數約6.3%,由此可見,功能組別議員的民意認授性與直選議員實在有天淵之別。選民人數少的小圈子選舉不單民意認授性低,而且較易達成利益交換,選舉結果比較易受操控。就以2008年立法會選舉來說,30位功能組別議員當中,便有13位是自動當選的,這令人質疑在「塘水滾塘魚」的情况下,小圈子內的既得利益者,根本在提名之始便可以操控選舉結果。
 
功能組別的議員不單只選民人數少,更由於他們是由某一界別所選出來,他們所代表或著重的常常都只是自己界別的利益,而非全港市民的福祉。現在立法會功能組別明顯是偏重商界利益,符合民生利益的議案假如和商界利益有絲毫牴觸,則必在分組點票機制中遭否決。
 
我們必須指出的是,分組點票機制不單不能反映真正民意,而且還嚴重地扭曲民意,令特區政府長期被這些扭曲了的民意所誤導,掌握不到真正的民意。作為收集和反映民意的機關,立法會是責無旁貸向政府反映民意,而政府亦必須聽取立法會的意見。然而,現時這個分組點票機制卻嚴重地扭曲民意,使民意不能有效準確地被反映,我們相信這是導致特區政府在施政上舉步維艱的原因之一。只要全面取消所有功能組別(屆時分組點票機制亦自動失效),推行立法會全面普選,才能真真正正將民意帶進立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