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2
香港普選「路線圖」

李穎妍

 
本文刊登之時,政改諮詢文件應已出台。對於這次政改,筆者衷心期望,各方面都願意溝通並建立互信的基礎,盡最大的努力徹底解決困擾香港超過20年的政制問題。
 
民主是基本人權,亦是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訂明的普世價值和法律準則。《基本法》第45條及第68條確定了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至普選的目標。
 
中央曾公開承諾:香港可以於2017 和2020 普選特首和立法會。然而,一般認為,特首的提名門檻將是中央的篩選關卡,功能組別仍會以某種形式繼績存在。因此,2017及2020 的所謂「普選」只是假民主。
 
我們一直認為,盡快推行普選才是對香港政制發展的最佳途逕,也符合大多數港人的期望。中央的承諾不是最好的做法,但既然有些承諾,中央也應強調其誠意,以贏得港人的信任,除非當初的承諾只是權宜之計,否則實在沒有理由拒絕這樣的要求。
 
為重申支持香港民主進程的決心,中央理應申明:(1)不遲於2017普選特首和於2020普選立法會;(2)特首選舉提名方式不會採用過高的門檻;(3)普選產生的立法會不再設有任何形式的功能組別。
 
將於2012舉行的特首及立法會選舉,應該是一個邁向全面普選的中途方案,應以增加民意基礎為目標,而非令更多人或團體成為既得利益者。
 
倘若政府提出的建議方案真如坊間所傳的區議會方案,即立法會議席增加10席至70席,其中包括新增5個直選議席,及5個由民選區議員選出的功能組別議席,但委任區議員不能參與投票。支持這方案的人士認為,由區議會界別內的民選區議員互選立法會代表,可以增加民主成分,但這其實是十分誤導的說法。首先,區議員即使由是直選產生,也不表示他們可享有政治特權,讓他們在選舉立會議員的時候,比普通市民多出額外一票。第二,由四百零五名民選區議員選出六個立會議席位(原有一個席位加上新增五席),即平均只需六十七名區議員就可以選出一個立會代表,這些議席的選民基礎比現時五個最少選民的功能組別(金融界一百四十名選民選一個、保險界一百四十四名選民選一個、鄉議局一百五十七名選民選一個、漁農界一百五十九名選民選一個、航運交通界一百七十八名選民選一個)還要狹窄。
 
保留功能組別的做法基本上是極不得人心的,政府即使尋求過渡期的折衝方案,也應是削減功能議席,但由於人大常委2007年決議的有關規定,即2012年立法會直選與功能組別議員比例不變,那麽最起碼應大幅擴大功能團體的選民基礎,以增加其認受性。
 

我們當然不希望2012年政改再次被拉倒,但一旦發生這種情況,也決不應該成為中央否決普選時間表的藉口。近日有中央駐港官員提出,2012年政改是為2017年特首普選鋪路的說法。特首曾蔭權其後會見泛民議員時卻指出,2012年政改建議能否通過,並非2017年實現普選特首和2020年普選立法會的先決條件。筆者希望,曾特首的澄清是正確反映中央的立場,則香港真正的普選便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