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9
一切都是為你好?

孔令瑜

 
近日來的新聞報導,都不難發現特區政府在推銷政策時,都不忘提醒市民,特區政府處處為我們「設想」和「打算」,如果大家不領情的話,後果可能要自負。
 
首先當然是上星期特區政府公佈《 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筆者認為有關的建議比2005年的方案更加保守和不能接受。諮詢文件提出2012年立法會增加十個議席,其中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各增加五席,令人難以相信立法會可以在2020年達致全面普選。同時,選舉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本來只有八百人的小圈子,在2012年只增加400人,即1200人,無論如何亦無法增加特首的公眾認受性,而提名特首的門檻更由100人增加至150人。
 
如果大家仍然記得,2005年12月4日,25萬市民上街遊行,反對當年的政改方案,可惜特區政府卻一直將民主步伐停滯不前的責任歸咎於當日反對的議員,而沒有因此認真檢討,或嘗試作出修改,提出另一個更被社會認同的方案。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日前在公佈諮詢文件後,於記者會強調是次的建議比 05年的「民主成份更豐富」,並聲稱回應了泛民的訴求,包括人大常委會已定出 2017年和 2020年普選特首和立法會的時間表,現在是「終點在望」,相信市民會支持政府「邁向民主」的方案。特首曾蔭權及唐英年司長更半帶恐嚇地表示民意將支持方案,若泛民再「錯失機會」,就會讓政制原地踏步。
 
事實上,讓政制發展停滯不前的,不是反對的市民和議員,而是保守、退步的建議方案,和那沒有勇氣為市民爭取全面普選的特區政府,與及一眾擁抱著特權、高薪的官員和權貴。如果方案真的有利香港的民主進程,爭取民主多年的香港市民,又怎會不領情呢?
 
另一個具爭議性的例子,就是立法制定最低工資的問題。經過勞工團體和民間社會的多年爭取,港府最終同意立法制定最低工資,可惜保障範圍卻沒有包括外籍家庭傭工。與政改方案的硬銷手法如出一轍,港府首先恐嚇港人,指如果將外傭納入保障,他們的工資將會大幅上升至港人無法接受的程度,結果是大批外傭被解僱而面對失業危機。
 
在最近一個有關最低工資的研討會中,外傭團體的代表指出,港府表面上是為外傭著想,表示為了避免他們被解僱,最好的方法是讓他們不受法定最低工資所保障;與此同時,港府又認為由於外傭與僱主同住,工時和薪酬難以計算,而且外傭的住宿和飲食支出均由僱主支付,薪金難以制定,因此最「方便」的做法,亦是將他們拒於法定最低工資的保障之內。
 
港府以為這些「為你好」理由可以說服外傭?外傭團體直斥,港府的理由是充斥著歧視和分化。表面上是為保障外傭的就業,實際上是歧視,現在討論外傭是否可以納入法家最低工資的保障時,港府表示他們的具體處境與香港工人不同,無法計算他們的薪金,但過去三十年來,行政會議成員一直閉門造車,沒有諮詢和討論的情況下,制定外傭的薪酬,有時加幾十元,有時卻大幅減薪幾百元,外傭一直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他們是根據甚麼去訂定外傭薪金呢?
 
正是因為過去的經驗,讓外傭無法再相信行政會議的決定,因此他們努力爭取要納入法定最低工資的保障,至少讓他們和本地勞工處於公平和對等的位置。
 
港府的一番「好意」,外傭亦沒有領情。
 

同樣地,過去多年與特區政府「相處」的經驗告訴我們,與其等待權利從天而降,倒不如透過我們的身體力行和共同努力,持續不斷地去爭取,才是積極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