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3
一個似曾相識的故事

 

吳偉傑
 
話說多年前,城中有青年才俊某君,聰明醒目,鶴立鷄羣,少年得志,受各方推崇。 某富商對某君極其欣賞,於是羅致旗下。某君果然不負所望,表現出色,為富商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富商為激勵某君,更白紙黑字寫下承諾,若某君能完成艱鉅任務,收購重要競爭對手,將會給予某君一筆巨款,好讓某君能自立門戶,獨立經營,不用寄人籬下,仰人鼻息。獲此承諾之後,某君欣然接受,無懼艱難險阻,最終完成任務,於是一心等待報酬。
 
但世事無常,人心難測!果然,大功告成之日,富商就心生悔意,很明顯捨不得巨額款項。幸好作出承諾時早已留有伏筆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付款並無期限,祇是說最終將給予某君巨款。於是富商使出一招拖字決,一時說某君年紀尚輕,不宜也不善管有巨款,一時又說某君身邊小人眾多,有敵對勢力滲透,故此管有巨款極其危險,如是者一拖再拖,雖然某君多次追問,富商最後祗教某君自行成立公司,但一切業務由富商公司轉介,重要管理職位由富商委任。公司賺了錢存在基金中,由富商派人監管。某君名為老板,實則打工。每年股息多少還要看富商委派代表人的面色而定。
 
轉眼十多年過去,富商本以為靠拖渡日,應無問題,但世事如棋局局新,十多年後情况出了很大改變。首先某君在無奈之中,開始疏懶本業,一於背靠富商,伸手渡日。與富商的生意往還,一律要求特殊處理,優惠安排,使富商的其他子公司大為不滿。公司生意一旦出現問題,某君就找上門來,要富商撤換管理人員。某君又把富商的承諾作信用咭行使,吃的穿的,住的用的,都把帳單寄給富商。富商雖然富可敵國,但財富都是艱苦工作,長期累積得來,對於不斷輸送利益自然不滿,但承諾在某君手中,投鼠忌器,無奈之中還要滿口支持。最使富商不滿的是某君的一副討債嘴臉,每次代人付款之後,不但感謝欠奉,還揚言富商若能早日交出巨款,就不用長日向人伸手。富商對成為人肉提款機心有不甘,更且某君追討日急,畢竟十多年了,再拖下去也是有點困難。富商富甲一方,有頭有面,總不成三朝兩日就有人在門前喊追債吧!但交出巨款實在不願,左思右量,最後想出了「債務重組」的絕招來。
 
富商向某君主動提出,2017年可先給一半巨款,餘款可於2020年清還。某君聽後雖然仍是不滿,因為還要再等十一年才能得到全數巨款。但覺清償有日,總比無了期等待的好。但世事怎會如此完美,從來魔鬼都在細節中。隨即富商派出代言人說明還款安排,代表人說承諾中祇說巨款價值,並沒有說是現金,所以可以實物代替。富商有小學獎狀一張,自覺價值連城,可作部份還款。更且承諾中也沒有指明是港元,所以日元也可算數,戰時軍票亦無不可。代言人更說承諾由富商發出,自然有權解釋承諾中各項用詞真義。總之一句,富商給什麽,某君不能拒絕,至於實際拿到什麼,就要看富商的善心了。
 
某君自然不能接受,要求代言人訂出還款路線圖,詳細說明將來還的是甚麼東西,並要把那些日元、軍票和獎狀易除。但代言人說他衹負責商討還款安排,至於日後還甚麼東西則無權決定。還說為表誠意,會先給一千幾百 (日元?)予某君,希望某君把握機會,接受還款方案。還警告說,若不接受方案,就原地踏步,可能喪失將來獲得全數還款的機會。因為富商的提議是「可給」而不是「必給」。某君聽後,自然氣急敗壞,要與富商對質,但無論怎樣也聯絡不上。情急之下,某君破口大罵,富商代言人卻叫他要踏實理性,冷靜處理,求同存異。
 
富商的計算十分明顯,如此這般的就算履行承諾,花費無幾,某君卻再無把柄在手,何樂而不為?諸君看罷故事,可有似曾相識之感?如果閣下是某君,又該如何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