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3
竊聽風雲

陳麗娜

 
截聽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的2008年周年報告剛提交立法會省覽,再次揭發執法機關多宗違規截聽事件,違規個案更達11宗,包括未有授權下截取通訊,截取錯誤的電話號碼,截取授權過時後仍繼續截取等。有關的機構不單侵犯市民的權利,更漠視截聽通訊及監察專員胡國興的要求,將有關資料摘要刪除,以圖掩飾違規行為。
 
其實早在去年6月胡國興向特首第二份報告時,已指出有違規個案。特首延至今年2月才向公眾披露。專員的權力來自《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因此非常有限,很多可供參考有關監察竊聽監控行動的數字,亦因有法律的限制而令專員無法取得,也不能發表。可是,在如此有限的範圍之內,仍可提出4宗違規個案,全部來自廉署。違規內容包括沒有保存摘要、銷毀資料、小組法官和執法部門之間對法律條文的詮釋有所不同,以及專業法律保密權等。報告所指出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這些情況在2006年法案審議階段已被預見及反覆仔細討論並提出修正案睹塞,可是民主派議員所提出的修正案皆被否決。當時密集式的審議工作只針對69項條文,但加上政府的修正案,竟有多達450項之多,可見漏洞的密集程度令人吃驚。政府提出的189項修正案當然在無風無浪的情況下全部獲得通過,但民主派議員提出的200多項修正案卻全軍覆沒。結果,行政機關擴展權力反而得到所謂的法理基礎,而市民的私隱卻並未獲得保障,導致這種漠視法律程序的行為,接二連三發生,實在嚴重踐踏和蠶食香港法治基礎,動搖香港的根基。
 
2006年《截聽通訊及監察條例》通過時,公眾對法例侵犯個人權利表示過憂慮。但政府強調,執法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是執法機關不可或缺的調查手段,而且在運用這把「利劍」時,會遵從一套嚴謹的制度,以確保執法機關是打擊犯罪活動和保障公共安全。事實證明卻不然,由去年的專員報告有4宗的違規個案,而今年增至11宗。
 

報告顯示了,執法機關有一種強烈抗拒受法律制衡的文化,他們視法治,或視保障憲法下所特許的權利為一種削弱執法權力的工具。這態度是不可以接受的。第二點是在這個過程中,其實存在了很多爭議性的問題,例如決定撤銷訂明授權,究竟在撤銷命令期間,是否容許執法人員繼續進行違法監聽和截取通訊呢?如果是,這會否為濫權開了方便之門?第三,若是依賴執法人員主動合作的,這是條例下的自我誠實的制度。在不尊重法治、不尊重法律程序、不尊重憲法的情況下,這個自我誠實的制度是不可行的。這份報告,引起整個社會極度關注及強烈反應,因為報告揭露了有部分執法人員竟然對授權的小組法官以至專員,採取了一些我們認為是藐視的態度,雖然社會輿論令保安局局長及廉政專員均表示已作出了積極回應,但無可避免地要盡快全面檢討這項法律及全部守則,因為胡國興在2006及2007年的報告中,已列出這項條例裏有多處他認為是有需要檢討的。但直到現時,仍未檢討這條條例,以至違規的情況一再出現。其實,當去年報告一出,立法會於今年的三月曾就此報告進行動議辯論,民主派的議員提出要求立即檢討《截聽通訊及監察條例》的動議及修正案,但可惜在「分組點票」這個機制下被否決了。若一日未取消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這些荒謬的機制,一些保障人權的議案仍有被否決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