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7
在「國際移工日」紀念Juana Tejada

孔令瑜

每年的十二月十八日是國際移工日,本地外傭團體於十二月十三日發起大型遊行,要求納入法定最低工資條例保障。在遊行的前一天,收到一則由加拿大外傭團體發出的電郵,是有關一名被譽為菲律賓英雌Juana Tejada的故事,閱後令人感慨萬千。
 
Juana Tejada 是一名典型的菲律賓女士,由於要照顧家庭,被迫飄揚過海,前往海外工作,在香港工作幾年後,她到了加拿大。協助Juana的外傭組織指出,即使在加拿大開始工作時,Juana亦比其他人困難;2003年因非典型肺炎在香港肆虐,因此她到加拿大後,必須自我隔離一個月後,才可正式加入起居照顧員計劃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計劃規定照顧員(Caregiver)要在僱主家中居住,並照顧小孩、長者或殘疾家庭成員,在三年時限內需工作滿24個月,才可申請永久居留身份。2006年,Juana 按規定提出申請居留,卻在身體檢查時發現患上未期結腸癌,醫生認為她只有百分之五機會,可以生存超過五年。加拿大政府立即取消她的居留申請,並發出遣送離境令,理由是她的病會加重當地醫療系統的「負擔」。
 
Juana當時表示,至少有十多名菲律賓的僱工有相同的處境,因為擔心被遣返,於是她們隱瞞病情,繼續用餘下的生命支持國內家人的生活。Juana在當地的律師,外傭團體和其他熱心人士的協助下,一而再上訴政府的遣返令,並指出第二次的身體檢查帶歧視成份。按加拿大法例,每一個起居照顧員入境時需接受身體檢查,而第二次檢查,則是在申請永久居留時進行。
 
事件引起不少討論,輿論一般認為加拿大政府無情,和不人道對待起居照顧員。直至去年八月份,基於人道理由,加拿大政府容許Juana和她的丈夫取得永久居留權,然而在上訴期間,Juana的病卻因缺乏醫療照顧,癌細胞擴展至肺部。
 
成為永久居民後,Juana繼續爭取修改當地對起居照顧員的不合理規定,她曾向傳媒表示:「我來加拿大前並沒有癌症,而得到這個病亦非我所願。我希望這些曾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不再出現在其他人身上。」今年的三八婦女節前夕,Juana 在丈夫和姊姊的陪伴下離世,享年40歲。Juana 遺體於一星期後送返菲律賓家鄉下葬。
 
幾個月後,即今年十二月十二日,加拿大政府宣佈全面改善起居照顧員計劃,Juana Tejada的精神感動了加拿大政府,因此將有關的法例命名為 “Juana Tejada Law”。負責公民、移民和跨種族權利的國務大臣 Jason Kenney 在宣佈法例修改的當天,亦引用了Juana Tejada 的說話,指政府全力支持修改和完善有關的法例,目的是不希望類似的痛苦經驗,重覆發生在其他人身上。法例的修改,包括取消起居照顧員在申請居留權時的第二次的身體檢查,政府將為她們提供職業安全保險、醫療保險直至取得公民身份、三年時限延長至四年等。
 
菲律賓政府一直視海外家庭傭工為「英雄」,因為她們每年的巨額匯款,支撐著整個國家的經濟,但當發生如Juana Tejada的悲劇時,菲律賓政府,甚至駐加拿大領事館卻袖手旁觀。由於就業機會不足,而且薪金少得不足以應付昂貴的生活費用,目前每天約有四千菲律賓人離開並前往世界各地工作。可惜菲律賓政府眼中只有匯款,無視國民的痛苦,總統阿羅約更曾公開指出,海外勞工是菲律賓「新時代全球化勞動力中的中流砥柱」,是「菲律賓最偉大的輸出」。對成千上萬的海外勞工而言,他們未必有興趣擔當「中流砥柱」這角色,或許只希望和家人一起過安穩的生活,究竟菲律賓總統何時才可以放下手上的鈔票,反省國家的施政,聆聽貧苦大眾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