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9
不要「以暴易暴」

孔令瑜

 
二零一零年八月廿三日,是很多香港人難忘的一天。早上十時半開始,電視機不斷播放著菲律賓馬尼拉的現場直播。直至晚上七時左右,情況急轉直下,結果八名香港旅客死亡,多人受傷,脅持人質的前警員被即場殺死。
 
事件發生後,一名旅客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出,為何十多鐘頭都沒有想辦法去作出營救,為何當地政府不願意和脅持者商量,事件拖延十小時,結果卻仍然是以流血結束,我們不但感到震驚和傷心,而且憤怒。
 
幾年前一名意大利神父在菲律賓南部亦曾被恐怖份子擄走,教廷要求菲律賓政府嚴正處理及救回神父,結果神父被綁架者遺棄在山林,其後被發現和救回。後來當地的傳媒指出,菲律賓政府之所以可以救回神父一命,是因為他們亦把恐怖份子的家人擄走,用採取「以暴易暴」的方式去進行所謂的「拯救」行動。是次警方亦似乎是重覆同一行動,警方前往脅持者的家中,企圖強行將他的家人拘捕,結果令脅持者情緒更為激動,令事件以流血結束。可見「以暴易暴」並非明策,而脅持人主要的訴求是復職,是要求當局徹查他被無理解僱的事件,但警方卻沒有從正面去處理他的申訴,反而繼續向他的家人施壓。
 
正委會在過去幾年來一直關心菲律賓的人權事件,由2001年至2010年阿羅約政府執政期間,超過1200名人權組織者被殺害,至少有二百多人仍然失蹤。這些侵犯人權事件之所以可以無日無之,是因為得到菲律賓政府的「默許」和「縱容」。菲律賓政府一直以來與國內的左翼份子處於對侍的狀態,並責成軍方以子彈和軍火將左翼份子徹底消滅,在「免責條約」的保護下,多年來不少人權組織者被視為左翼組織的成員,於是就「明正言順」地死在軍方的槍下、被拘捕或是被強行擄走或施以酷刑。多年以來,菲律賓政府為回應國際社會的強烈批評,曾經成立委員會以調查上述的人權侵犯事件,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亦曾強烈譴責當局輕易將人權組織者標籤為左翼份子或共產黨員,並將他們殺害。但可惜,所有的工作只是純粹回應國際社會的門面功夫,當地人的人權狀況並沒有絲毫改善。至今仍然沒有一人因此而被拘捕,法庭亦沒有要求軍方交出行兇者。菲律賓人權委員會曾經指出,未能輯兇的原因是因為沒有證人,沒有人肯勇敢地站在證人台上作出指證。事實上,所有證人都知道,作證後他們將是下一個被殺的對象。三名曾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作證的家屬,其中兩人在作供後回家途中,被蒙面的槍手殺死。
 
此外,當政府要強行收回一個社區,作私人發展商或企業開發用途前,為免居民被維權組織所「影響」,菲律賓軍方通常是首成在拆遷前幾個月首先進駐該社區,持搶實彈地在社區內日夜巡邏,以免居民被組織和動員起來,反對拆遷和安置計劃。
 
是次馬尼拉前警員以香港旅客的生命作威脅,要求復職,在香港人來說可能是匪夷所思,但在菲律賓當地而言,警察和軍方操生殺大權,濫權和欺壓市民的新聞時有所聞,阿基諾總統在傳媒面前,繼續為軍方和警隊辯護,亦可能與此有關。
 

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網上已經流傳消息,要求集體解僱在港工作的菲律賓外傭,而港府亦發出旅遊警告,要求港人不要再前往當地,但有關的行動和言論根本對事件毫無幫助,反而是延續了菲律賓警方「以暴易暴」的方法,受苦的只是無辜的外傭和菲律賓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