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2
最低工資不應低於時薪三十三元

集思

 
香港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鄭若驆於三月二日指出,該委員會將按一籃子因素,研究最低工資的水平,包括:本港的經濟指標,勞工市場變化、香港競爭力及生活水平、以及社會和諧因素。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在同日接受傳媒訪問時立即指出,該委員的各種指標出現嚴重的偏差,在於未有考慮最重要的一項,即工資水平是否足以合理地養家。
 
教宗良十三世早在一八九一年發佈劃時代的《新事》通諭中,即提出這項重要原則,他說:「照通例,工人和僱主可以作自由的協定,特別是對於工資可以作自由的協定;可是,有一條自然律卻比人與人之間的任何合約都更為重要,更為年代悠久,這條自然律便是,報酬必須能使工資獲得者足夠維持其合理而節約的安適生活。」(《新事通諭》34)
 
教宗亦指出,「如果為情勢所迫,或由於害怕更大的困難,工人因為僱主或包頭不肯多給,而祇好接受吃虧的條件,在這場合,他實成了強力或不公道之犧牲者。」(《新事通諭》34)
 
香港明愛在轄下六間社區中心於今年一月十八日發表有關最低工資的調查報告,指出大部分街坊認為,最低工資應該定於每小時三十三元左右,這個水平可以滿足到基層勞工的生活。如果時薪低於三十元,則不能維持基本生活開支。調查更顯示,有百分之四十七受訪市民盼最低工資時薪能訂於三十五元或以上,近九成期望最少有三十元或以上。大部分受訪者認為,時薪低於三十元,不能夠滿足他們基本生活開支。
 
除了上述明愛所做的量性研究外,本會與明愛香港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也於今年二月發佈了《基層家庭訪問研究計劃》結果,當中有不少個案,表示最低工資立法對他們的生活有所幫助。其中的一個個案被訪者小玉表示:(最低工資)有幫助,因為有時環境差的時候,僱主會用低薪來請我們,因為知道我們會為了生活,根本就沒有選擇,如果有最低工資,至少對我們的工作都有保障,因為我知道有好多工友都是由朝做到晚,他們做一些清潔廁所,或者倒垃圾的工作,真是好辛苦,都只係得二十元一個鐘,又沒有假期。」
 
教宗良十三世亦指出,合理的工資應有樽節的空間,讓勞工階層能有所積蓄。教宗說,「如果一個工人的工資足夠使他維持他自己、他的妻、和他的孩子們的合理的安適生活。又如果他是一個聰明人,那麼他就會毫不困難的學到經濟;他可以把開支省下一些,漸漸貯蓄起一筆小小的財產來︰自然和理性二者都會催促他這麼做。」(《新事通諭》35)
 
上述調查亦顯示,最低工資每提高一元,勞工的每月收入會增加二百多元,多出的收入大部分會用於生活開支及子女上學的零用。這對他們脫貧及消除跨代貧窮,至關重要。
 
因此,我們強烈反對某些社會人士試圖將最低工資設在二十四元的低水平,雖然勞工階層要被迫接受,但這樣做法不但不義,而且在長遠而言會做成更大的社會問題。
 

在此,我們呼籲社會各界聯手起來,為低收入人士發出正義的呼聲,最少三十三元的最低時薪,已是目前不能再低的基本線了。如果我們能做的,竟比教宗在一百一十八年前所要求的更低,則香港便枉稱為現代大都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