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10
珍惜自由的空氣
潘嘉偉
 
最近有幾件事情令筆者更深體會享有自由的可貴,當聽見其他地方的人民為了爭取自由而付出沉重的代價,香港是相對自由的社會,我們更應該珍惜一直享有的自由,當我們的自由被龐大的國家機關試圖箝制的時候,我們需立場堅定努力維持。
 
筆者剛隨另外幾名獨立中文筆會成員到東京參與國際筆會第七十六屆周年大會,很無奈,其中一位國內會員最終不獲中國政府批准赴日,我們頓感另外三名能夠成功赴日出席會議的會員非常幸運,出入境的自由並非理所當然。
 
參與起草《零八憲章》著名北京劉曉波是獨立中文筆會的前會長、現任榮譽會長,因為他今年獲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而且呼聲很高,獨立中文筆會作為國際筆會一百四十五個成員分會之一,在今屆會議中多次成為焦點。劉曉波只因參與起草及聯署《零八憲章》,以及撰寫六篇批評政府的文章,於去年聖誕節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重判十一年監禁,剝奪政治權利兩年。他的遭遇引起很多作家的關注,中國現在經濟發展迅速,卻仍然對基本人權如言論自由多番箝制,異見人士仍被嚴重打壓,很多與會作家都表示不能理解,並對同業受獨裁政權打壓表示憤慨與同情。
 
國際筆會成立於1921年,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人權組織,一直關注世界各地作家及文字工作者的言論自由。據國際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今年關於墨西哥的議案,墨西哥在過去九個月內有八位記者被殺,三名記者失蹤。國際筆會另一個委員會和平作家委員會今年的議案是關於一名在伊朗的庫爾德語作家,被執行死刑前幾個星期前,他寫了一封弔唁信給另一名同樣被以言入罪而被判死刑的作家,內容主要是對和平和自由的嚮往,令人感到無限唏噓。還有許多國家和民族作家的狀況被列入議案關注,包括俄羅斯、越南、厄立特里亞國、洪都拉斯、伊朗、尼泊爾、斯里蘭卡、土耳其、格魯吉亞、中國及維吾爾族等等,可見世界上很多地方的言論自由狀況仍是非常嚴峻。
 
當筆者還在東京開會的時候,收到消息知道本會申請舉辦為國內宗教自由的拜苦路遇到阻礙,康文署的職員原來同意借出駱克道遊樂場作拜苦路活動的起點,並提醒委員會要為活動購買保險。其後康文署表示因活動性質涉及中國宗教自由問題,認為「政治敏感」,因而拒絕批准使用其轄下的駱克道遊樂場。此舉明顯沒有尊重香港市民在宗教信仰自由、言論、思想表達、集會等方面的基本人權。事件被傳媒報導後,康文署卻否認有提及題目「政治敏感」,而用種種行政理由來推搪,實在令人無法相信沒有「政治審查」,若舉辦公開宗教活動的自由也受到限制,我們這裡自由的空氣會變得越來越稀薄,筆者不希望香港市民患上「自由高山症」。
 
筆者很多內地朋友一踏足羅湖邊境好像如釋重負,記得其中有一位維權律師朋友甚至興高采烈說:「終於可以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然而,今年香港多次社會行動引致警民之間衝突,警方態度一貫官僚,視抗議人士如暴民,動輒使用抗暴的胡椒噴霧,使示威人士為了表達不滿而作更激烈的行動,官民之間的關係更見緊張。不少國內朋友紛紛向我表示,覺得香港好像快要「失守」了,若我們不努力以理性的方式讓更多香港市民珍惜並非必然的自由,很快我們便會像內地朋友那樣,為了呼吸一口珍貴的自由空氣而感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