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31
團聚路漫長

孔令瑜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日前與公安部部長孟建柱見面後,公開表示他曾在會議中提出希望盡快落實港人在內地的成人子女可以用單程證配額,讓他們可以有秩序來港。李少光局長指孟部長的反應很正面。當記者問及涉及有關人數時,他表示估計數目以萬計,然而兩地政府正積極研究有關政策的推行細節,而有關安排磋商已進入最後階段,待內地敲定細節後,合資格人士可根據內地安排,開始申請來港。
 
如果大家記憶猶新的話,前保安局局長曾向港人表示,一九九九年一月份終審法院的判決,將會令到有167萬5千人合資格來港定居,由於香港承受不了有關的「人潮」,所以要提請人大釋法,將終審法院的決定推翻。人大釋法令到成千上萬的家庭被迫再度分裂,亦有人因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失去生命。上星期,李少光局長只說有關人數以「萬計」,卻沒有再提當年的嚇人數字。
 
自2002 年1 月份,當終審法院為居權案作出判決後,接近八千多人接受遣返,他們回到內地生活,並不代表居權事件已經解決。
 
由2001年至2010 年的今天,爭取居權的家庭,努力不懈地透過行動去喚醒社會對事件的關注,居港權事件糾纏超過十一年,仍然沒有解決。直至去年十二月份,港府乘坐澳門的「方便車」,當澳門宣佈放寬澳門居民在內地的成年子女的申請,容許他們申請前往澳門與父母同住時,港府亦隨即宣佈有關政策亦適用於香港。
 
然而,差不多一年過去了,爭取居權的家長一而再向保安局追問兩地政府磋商的結果,仍然不得要領,香港方面仍然是毫無進展。
 
由於有關政策的實施一拖再拖,不少年紀老邁的父母已相繼去世,子女已再無機會與父母團聚,十一年前的施政錯誤,讓不少家庭終身抱憾。
 
與此同時,由居港權引伸出來的中港家庭問題,港府亦是一直拖拖拉拉,並沒有實際面對和解決問題。本地的民間團體和立法會議員,多次要求醫管局調整對內地孕婦的收費,特別是港人的內地妻子,但有關部門卻一直指案件正在法院處理當中而拒絕作出檢討;此外,持雙程證的單親媽媽,因港人丈夫去世或離婚等原因而沒法繼續申請單程證來港定居,但又要照顧在港出生的子女,目前這類人士約有幾千人,她們多次向保安局申訴求助,但保安局仍然認為問題不嚴重,無需為此修改法例。
 
多年以來,港府以近乎「冷血」的手法處理中港家庭問題,製造無數的悲劇,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港府從沒有將港人在內地的子女、父母和夫妻視為香港家庭的一部份,除非有香港身份證在手,否則所有港人在內地的親人只會被視為旅客或訪客。作為一個資本主義的社會,港府只會鼓勵旅客和訪客在此地消費和購物,甚至投資,而非與家人團聚。
 

我們期望居港權問題可儘快得以處理,而其他中港家庭的問題,則無需要再等待十多年才得到正視和處理。港府要解決此問題,首先要做的是「身教」,透過教育和正面的社會政策,讓市民知道和體諒中港家庭困難,協助他們儘早融入社會,並非排斥甚至是冷眼旁觀他們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