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7
守財奴政府誤導良民排斥精神健康服務

鍾炳霖

 
今年 2 月的財政預算案已撥款予 11 間社會服務機構於 18 區增設 22 間一站式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支援精神病康復者。 今年 10-11 年度施政報告第 17 頁 87 段中有這樣的報告:「現時只有一個中心找到永久會址運作,其餘的中心只能在臨時會址提供服務。我呼籲地區領袖及居民多加理解及支持,協助各營辦機構盡早覓得永久會址。」
 
很明顯營運機構在中心選址上遇到的阻力來自地區領袖及居民。
 
新增的社區服務與設施,若被居民認為是厭惡性而遭反對,實在絕對可以預期,大家都可能記得麗晶花園的事例。在地區上統籌福利服務選址諮詢工作,由民政事務處及社會福利署主要負責,營運機構作為配合,相信他們必須大費唇吞。居民性本善良,保護家園,去除環境危害一家安居樂業的因素,誰可苛責?怕只怕是遭到別有用心份子誤導,尤其區議會選期漸近,正是討好民粹爭取選票的時機,什麼教育居民屏棄排斥,達致社會融和,變成只是捧托當政者的口號,大大地把事情政治化覆雜化。就算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的服務對象是精神病康復者及懷疑有精神健康問題人士與及彼等之家人及照顧者 (carers),而並非嚴重精神病人,但是,也必須透過社區教育與及正向諮詢會,冀能使居民了解釋懷。
 
居民的確難以辦識康復者與重症精神病人之別,但是今年 5 月葵盛東邨精神病患者用軍刀捅殺兩人及傷數人,以至剛好一年前深水埗患精神分裂症男子隨街斬殺小童並重傷其父的慘劇均歷歷在目,還有眾多類何事例足以令居民恐慌,就算有能力辦別服務性質也辦別不來。
 
引起居民對問題的恐慌,特區政府及醫管局實在難辭其咎。從今年施政報告中,我們只看到增加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及醫務社會服務人手,但絕不提精神科醫生與及精神科醫療服務嚴重缺乏,此乃筆者認為是歷來精神病患者牽涉暴力慘劇的主要因由。
 
精神科醫生曾繁光及丁錫全均指出現時只有不足300位精神科醫生,而要處理 15 萬精神病人,比例是 1:535。 近 5 年來精神病人增加 23.1%,可是政府為削資源,公立醫院精神科病床 6 年來減了 23.5%。 細看牽涉流血暴力的精神病人的背境,不乏是剛出院的病人,精神科醫生在縮減病牀的壓力下,難顧及社區之安全而批準出院。此外,門診病人兩、三個月、甚至半年才覆診,平均每次診症只五分鐘,其迫不得已之粗疏可知。
 
醫管局輕視精神科醫療服務及惟利是圖,由以下事例可見一斑。
 
鍳於內地來港產子孕婦日多,屯門醫院三年前重開婦產科護士訓練課程。新課程必需新人手,但醫管局為節省開支,竟然不開新位而用人手調配的方法,而被調走去應付護士訓練的人手,就是來自捉襟見肘的精神科。另方面,據08年的數字,政府該年從內地孕婦身上共賺了6億!
 
在政府尅扣精神科資源而另方面謀取暴利的同時,我們不要忙記我們的政府不是一個窮政府,迫得要如此下作,正如田北俊批評政府坐擁 2.2 萬億元巨額外匯儲備,但卻孤寒成性。
 

由於一向基礎以至核心的精神科醫療服務不足,扭曲了精神科病人在市民心目中的形像,更造成個別事例的概括推論,後果卻禍及了今天社區康復服務的推行。其實,精神病患者敏感退縮,能成功鼓勵到他們踏出一步到中心求助已是萬幸。誠如精神科醫生李誠指出,能主動來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求取服務的,只會是輕症病人。如社區人士大事排斥抗拒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行動,只會令患者更加退縮,蔽鬱在家只待病情惡化,成為隱蔽的計時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