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4
勞動的尊嚴
潘嘉偉
 
香港著名快餐集團「大家樂」以所謂履行最低工資條例而推行員工胖用膳時間沒有工資的做法,引致各界強烈批評,最終「大家樂」迫於公眾壓力,撤回有關措施,並宣佈員工可繼續享有每小時2元至3.5元的加薪,而毋須再被扣減用膳時間的工資,每月獲真正加薪數百元不等。「大家樂」同時會把10月份扣減的膳食薪金歸還員工, 涉及款項只是360多萬元,對每年盈利以億算的大集團來說,應該只是小數目。
 
「大家樂」雖然最終被迫回應工會團體和市民的訴求,但「大家樂」仍然堅持他們的妥協只是因為留意到「部分社會團體及公眾人士對有關措施持有不同意見甚或誤解」,為了「釋除公眾疑慮與顧及整體社會和諧」而作出這個決定,並強調「原定安排雖獲絕大部分員工簽署同意書」,又說有關安排共有7500名員工可受惠。
 
「大家樂」對用膳時間的工資成本也要省掉的做法和回應事件的態度,正正突顯大集團對低層僱員的態度,員工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生財工具,他們吃午飯與否,與公司沒有關係。飲食業的僱主可能會說,這是飲食業界某些行內都接受的做法,現在「大家樂」撤回這個做法,只是為了「釋除公眾疑慮」;而早前因支持最低工資標準為每小時二十元而被揶揄為「廿蚊張」的飲食業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甚至說事件是被「政治化」,好像業界這種做法十分正常,有人幫「大家樂」員工爭取,就是搞事似的。
 
然而,試問若員工的工資能達到養家活兒、安居樂業的基本要求,有誰又會願意接受這樣苛刻的條件?機器尚要定期保養維修,人不是機器,怎能連上班時用膳的時間也是沒有工資的?我們絕對不能讓大集團把這樣的工作模式「合理化」和「正常化」。幾年前,筆者在一家關注中國內地勞工的組織工作,每天細讀內地和海外報章和網站,發現有些在內地投資的香港商人,同樣把內地工人長期超時工作和低工資的情況,看成是理所當然,並說工人們也願意超時工作以賺取更多工資。這是非常可怕的邏輯,若社會認同這種情況,認為這是十分「正常」的勞動關係,那麼工人在僱主面前確是沒半點尊嚴。
 
「大家樂」的網站有一欄是關於企業社會責任,特別說明該公司多麼重視環保和慈善工作,但若對自己的員工也採取不尊重的做法,再談甚麼企業社會責任,只會是「包裝」,不折不扣的公關技倆而已。「大家樂」的事件應該讓其他公司作為借鏡,否則,街頭巷尾對「逢商必奸」的說法只會越來越多。真正的「企業社會責任」應該是包括多方面,而其中保障員工的基本權益當是不可劃缺的,而且訂立最低工資的目的是要保障工人獲得合理和能夠生活的工資,僱主不應藉機以推行最低工資規定之名,以各種方式企圖繞過法律。
 
天主教會對勞工權益一向非常重視,第一份社會訓導文件《新事》通諭已對要求僱主重視勞工權益多加着墨。及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81年頒布《論人類工作》通諭,其中一段特別提及合理工資作為經濟公義的重要性:「工人應得到公道的工資。對所做的公道酬報,正是社會倫理的關鍵問題;同時,一個社會經濟制度的正義,以及它的正確運用與否,也是看在此制度下,人的工作是否得到適當的酬報來評估。」(《工作》通諭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