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8
菜園新村的發展意義

葉寶琳

今年年初,特區政府無視立法會外反對興建高鐵的上萬群眾,繼續通過撥款。元朗石崗菜園村,就是這條為富人服務的高鐵受害者。菜園村民一直最大的願望是「不遷不拆」,但高鐵撥款通過後,村民為繼續維持現有生活方式,被迫搬離其視為家園、賴以為生的土地,遷就高鐵重新上路。
 
可是走到今天,村民 「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想搬村的新村未建成、想上樓的政府卻未批、想透過賠償重建家園的又不容,政府就要嘗試強拆村民家園。政府於11月4日突然派出幾百名地政人員、警察於菜園村進行收地,行動中將部份房屋的窗戶打破及貼上封條,一條活生生的村莊被砍得七零八落,又威嚇未能遷出的村民將於兩星期後再來收地。因此,六百名菜園村民和巡守隊成員在十一月十九日,地政署公佈再來收地之日,齊來守護菜園村,向這種「掃場式」收地方法說不,阻止地政人員的強拆行為。
 
當初政府向立法會申請高鐵撥款期間,為游說議員支持,曾承諾只要是農民就可覓地復耕,答應會聯同鄉議局為菜園村民覓地。撥款通過後,為游說村民放棄不遷不拆,又說可令村民集體重建家園――大半年過後,許多人誤以為政府會提供土地予菜園新村,誤以為村民領取了許多賠償,誤以為菜園村已解決,這些都是錯的。撥款通過,政府不但沒有履行承諾提供協助,甚至諸多阻攔,復耕申請關卡重重,不足兩個月前才發出所有集體搬村所需的復耕牌照。買地也只是村民自食其力,連房屋設計,以至土地規劃,也是全賴村民及一班義工努力才可協作而成。
 
除了以官僚程序阻礙搬村計劃外,政府亦拒絕妥善處理村內其他的受影響戶:諸多理由拒絕租戶上公屋的申請,當中包括住了近十年的尼泊爾裔村民。以賤視本土農業的態度處理受影響的農民,賠償之低令他們不得重新耕種自力更生。「農作物是人類生活的主要必需品,故其價格,必須降低到使人人有力購買。但如果因此而導致整個農民階層,陷入更惡劣的經濟狀況中,使他們無力購買為度相稱人性尊嚴的生活所有必需品,則無疑是違反正義,且顯然是破壞國家公共利益的舉措。」(慈母與導師,141)
 菜園村村民的願望――「重建家園」,實不止屬於菜園村。今天這麼多香港人,特別是青年人,支持菜園村,亦絕非同情村民。預備中的菜園新村,是香港歴史上第一個由下而上的民主規劃實驗,是村民轉化過去「散村」模式重新建立耕住合一的新聚居形態;更是重振香港本土農業的地方。這些實踐就正正是向眾人顯示另類發展的可能性。
 
「人透過文化給予自然環境一個詮釋,並加以塑造;人負責地使用其自由而賦予這文化一個方向,使它符合倫理的規定。因此,促進人整體發展的計劃,是不可以忽略其後代的,卻應顯示歷代人之間的團結互助和公義,這又關係到不同的範疇:生態、法律、經濟、政治和文化。」(真理中,48)我們要全力保護的,是新村得以落實的條件與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