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2
我們豈能看着菜園村變成「死狗」    

鍾炳霖

 
鍳於地政署十一月十九日於菜園村進行收村行動無功而還,立法會梁國雄議員在十一月二十四立法會上提出急切詢問,問當局如何實踐「人性化」處理菜園村收地?又會否按村民要求「先建後拆」,延遲六個月才收地?又問政府為何賤價賠償農作物?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宣讀了二千多字的答覆,其中鄭局長說:「……漁護署已就所有申請個案點算日的農作物資料備有完整紀錄,可以作為日後申索的依據。因此,即使農戶不滿補償金額,可以先遷出後申索,不應以此為藉口拖延其搬遷的計劃。」
 
政府「我自為大,縱使是我的過失,你不服安排就是拖延,是你不應該」的態度再清楚不過。未擺平申索,就要鏟平農地,未建好屋讓受影響住戶入住就先拆屋,這是什麼「人性化處理」?簡直就如惡霸。
 
同樣,原本應該對住戶負有「先建後拆」的責任也一概迴避。當中除了隱藏了大額賠償原來只是賠給地主的事實,而實際上每戶受影響村民平均只獲賠數十萬,而選擇自行搬村的村民必得從這些微薄賠償中自行支付另購土地、建屋、搭水電、搬遷費用等開支,大家心裏明白,這只能說是幫補一點損失的補償而非賠償,效果是造成村民貪得無厭的形象。
 
其實問題的重心應該是「政府可否告知菜園村村民及香港市民,何時才能妥善安置?」與及「政府可否對菜園村村民及香港市民承諾先建後拆?」
 
最近據報導菜園村村民準備簽約買地另建新村,但中途殺出賴以出入的私家路的地主突然由五十萬枱價至五百萬,菜園村村民當然支付不起,這可不是村民要求延遲搬村的藉口啊!是誰令他們無家可歸,是誰令他們面對這些困難?
 
這就是菜園村的事,何解要牽涉香港市民了。事實上,菜園村從一件看似是地區事件,因着為高鐵要建維修廠而被迫遷的關係,而觸發全港市民質疑為便益地產商及好大喜功而興建高鐵的必要性,導致今年一月數起八十後青年苦行及市民圍堵立法會反高鐵保菜園事件。當然,事件最終是立法會在功能組別及建制派議員護航下通過了669億建高鐵,令不少人氣餒,但同時有關作為香港後花園的新界土地是否適當地使用,決定是否透明公開,半年來卻因新界東北三合一發展、海下、大浪西,以至南丫島等等移形換影地出現。地產商在新界土地上圖利,已不用靠勾地,不用靠高鐵,而將會是在政府的襄助下排山倒海而來。
 
事實上菜園村是新界土地及地上生活的人的權益如何保障的象徵性例案。圍堵立法會以外,11月4及19日數百位市民護村;11月18日一群學者、議員、傳媒演藝人士及市民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支持先建後拆,証明了市民大眾關注的力量。
 

因此我們必須將戰線拉開,重新認定菜園村事件對全港的重要性,將菜園村村民的命運擺放在公眾面前討論,拒絕眼白白看着菜園村變成「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