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6
交通津貼應新舊制並行

林瑞琪

 
政府建議於明年推出新的交通津貼制度,放寬了規定只有偏遠地區才受惠的限制,改為近乎一刀切的低收入人士接受六百元的津貼,同時改變原來以個人為申請單位的設定,改以家庭收入為入息審查單位。建議出台之後,有人歡喜有人愁。有些原來可能得到津貼的人士,反而因新制度的種種設限,而使本來一直可以申領的津貼突然失落。
 
有些目前跨區兼職的人士,因未能滿足每週工作七十二小時的時限要求,而失去領取津貼的資格;也有些人士跨區遠程工作,花在交通費上的開支甚巨,本來最需要交通上的政府補助,卻因為入息資格限制而失掉原有的津貼;亦有人個人收入低,可是因為家庭收入不符資格而被拒門外。
 
今次的施政出現的漏洞,可以說與過往的多次施政缺失呈現出雷同的問題:政府以行政方便作為行事根據,而未有切實考慮到市民(特別是政策的受惠者)的需要。
 
政府以一個家庭為單位,而忽略每一個人在工作上有不同的成本(包括交通費、午餐消費等等),並取消「跨區」的特性而乾脆以工作時數來代替,在在反映出政府為求行政方便,而不顧最無助人士的需要。同時這措施進一步假設家庭每位成員收入是可以共享的,可是現實處境並非如此。
 
政府以為拿一套純粹方便自己的津助方案,去代替一套行之有效的原有方案,是一加一減的簡單數學,自以為已盡了施政者的責任,但實際上卻是扭曲政策,製造社會矛盾。援助措施不能簡單地以一加一減作為平衡。須知道,新增的援助對社會所產生的幫助,絕對彌補不了剝削原有受惠者應得援助所產生的社會痛苦。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顧問陳滿鴻神父在最近的委員會週年大會研討會上重申,社會制度有些很重要的原則,包括「公平」、「公道」、「愛德」及「合乎真理」。
 
政府一方面補貼了新的一群受薪人士,卻取走原本最有需要者的津貼,無論如何不能說是合乎愛德及真理。目前政府的建議可說是陷於兩難。新出台的津貼制度,在社會上新的受惠階層中已產生「合理期待」,他們開始渴望在明年政策實施的時候能取得政府目前所承諾的補貼。所以,政府如果撤銷新的津貼方案,也會產生另一種社會不安的不滿。
 

因此,為今之計,政府應保持新舊兩套津貼計劃並行,讓不同作業模式的低薪人士可以各以合適的方式申領津貼。筆者粗略估計,即使兩套方案並行,較諸政府的建議,亦不過每年額外增加數億元的預算而已。而且對低收入人士的津貼,基本上是「社會資源再投放」,有助帶動地區經濟的流動,長遠而然也是有利而無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