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4
分裂的根源
潘嘉偉
 
最近個多月以來,國內教會接二連三發生非法祝聖主教事件,我們在堂區或一些教區活動的場合,或多或少都有跟神父及教友談及這個令人憂心的情況。作為教友,我們除了為內地教會祈禱之外,還能做甚麼關注事態的發展呢?我們或者會覺得十分無奈,我們或許認為這些事情好像離我們很遠,只是中國與梵蒂岡的外交問題,我們作為普通教友,這些事與我們無關。
 
筆者作為一名普通教友,在接觸國內教會問題和正委之前,也是同樣覺得國內教會問題複雜,能夠做的確實十分有限。但是,有些問題是關乎我們信仰核心的問題,我認為我們作為普通教友亦有責任去了解,並盡力在我們的能力範圍之內,讓更多教友了解真實的情況。或許我這樣說會對一些神長或教友不敬,但我絕不認為我們到國內教會朝聖或探訪,或提供物質的援助,那樣便是我們履行了我們教會的使命,那樣便是做了「心安理得」的「見證」。
 
我們看看個多月以來非法祝聖主教事件的發展。6月29日聖伯多祿及聖保祿宗徒節,四川省樂山教區在沒有得到教宗的任命下,非法祝聖雷世銀神父為教區主教;教廷於7月4日發表聲明,清楚說明不承認雷神父是主教,並引述《天主教法典》,確定他陷於絕罰的情況;然而,隨即又傳出汕頭教區擬非法祝聖黃炳章神父為教區主教,此舉相信令教會內不論是支持或反對與政府妥協的人士都感到十分震驚,汕頭教區原來已有正權主教莊建堅主教,中國政府強行祝聖黃炳章神父,使教會處於十分困難的境地,教廷再依照《天主教法典》對黃神父處以絕罰。當然,教會是信仰團體,絕罰的意思是只要雷神父和黃神父悔改,他們是可以重新被教廷所接受的,並非如很多人誤導所說,是把他們排除於教會之外。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說教廷向兩位神父處以「絕罰」是「威脅」、「極其無理和粗暴」。天主教會祝聖主教依照《天主教法典》而定,既然是天主教,為甚麼跟從《天主教法典》對非法祝聖的主教處以「絕罰」就是「威脅」、「極其無理和粗暴」,那麼中國政府無視天主教會的《天主教法典》,無視教宗的批准,強行祝聖主教,這又是甚麼態度?我們絕不能像中國政府那樣把祝聖主教的事看成只是牽涉中梵的外交關係的問題,祝聖主教對我們教會來說應該是信仰原則的問題。若世界各地的教區都像中國政府那樣強行自行祝聖主教,那麼我們天主教會還能依照我們的教會傳統和《天主教法典》來堅守我們的信仰嗎?沒有了這些信仰原則,那還是「天主教」嗎?
 

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政府正是分裂的根源,多年來一直以外交和世俗的手腕控制國內天主教會,現在更變本加厲,明目張膽地無視天主教會的《天主教法典》,陷國內神父與主教於不義,迫使他們違反《天主教法典》,強行以世俗的手法處理教會信仰原則的事務,天主教愛國會名譽主席劉柏年及中國政府的做法顯然是裂教的行為。現在更令人擔心的是,劉柏年更明言今年會繼續祝聖主教。作為教友,特別是關心國內教會的教友,我們有責任阻止中國政府的裂教行為,把這些真實的情況,具體地向教會內外的朋友說明。國內神長亦必與認清他們的角色,他們應該為了方便而使教會變得「世俗」的發展,還是堅持信仰原則?為堅守信仰原則「犧牲」一些世俗的好處為教會帶來的神益,相信比「犧牲」信仰原則而為保住世俗的物質發展來得更重要。希望不會再有神長訴苦般說難道要內地神長堅守信仰的原則而「殉教」,現在中國已發展成國際大國,真的會再出現公開教會的人士為了信仰原則而要「殉教」的情況嗎?衷心為苦難中的中國教會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