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04
倒退的慈善法

鍾炳霖

 
法改會於六月十六日發表「《慈善組織》諮詢文件」 (下稱慈善法),建議規管慈善籌款活動,成立慈善委員會監管慈善組識機構,並列出十三項慈善宗旨以介定何謂慈善活動,但並不包括「促進人權、衝突的解決或和解」。
 
慈善組織業界將慈善法稱為「慈善 23 條」,有媒體質疑為對慈善組織的滅音行動,杜絕反對政府政策的聲音。唯未及被滅音,最受影響的社福界先自滅音。市民對慈善法了解不多,一般只以為立法是為監管街上來歷不明的籌款活動,因感覺確有需要監管,而對引入較大的魔鬼掉以輕心。
 
討論較積極的,均是涉及政策倡議,財政上要靠向市民籌款的小慈善團體,因政策倡議一環,其實最終關注人權,就很可能使彼等喪失慈善組織資格,並將失去稅務條例 88 條下豁免稅務的優惠,影響組織的生存。
 
其實早有機構因曾參與抗議活動,被稅局要求不再參與以保留 88 條優惠,有機構為申請成為慈善團體,被迫删除使命宗旨中有關人權字眼,更有組織在申請時被發覺曾參與七‧一遊行而被拒絕。
 
定立慈善委員會更是在現存眾多對慈善組織監管之上再多此一舉。慈善委員會除了監管行政收支外,實在是對機構「照肺」的措置,迫使機構與促進人權脫勾。
 
慈善法不單制肘小慈善團體,受政府資助的大小社福機構亦將受打擊,蓋因社福機構的服務宗旨都在不同程度上包含人權維度,在監管下,通通要改寫服務宗旨,以符合慈善組織的定義不可。
 
但根據香港《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倡導改革乃社工職責。「當政府、社團或機構的政策、程序或活動導致或構成任何人士陷入困境及痛苦,又或是妨礙困境及痛苦的解除時,社工認同有需要喚起決策者或公眾人士對這些情況的關注。」慈善法將為註冊社工構成極大的兩難,要麼犯慈善法去維護人權,還是要拒絕履行社工職守,冒被社工註冊局釘牌的危險呢?
 
當今社會工作的發展,已超越了百多年前救災救難的慈善 (philanthropy) 概念。這個概念為現世社工理念所超越,正與如何看人權有關。以往的慈善行為,只不計報酬以求有利貧危出發;現今社工理念,是在解扼扶危的同時,務求對服務受眾,無論個人或團體充權,使彼等能向獨立自救邁進,並為此能在其自身所處環境及相關政策促進改善,此之謂「全人發展」 (Integral human development)。
 
慈善法將排拒先進全人發展的理念,似乎更適合內地吃飯權就是人權的說法。走筆至此,不禁對本港受政府資助之社福機構面對慈善法之噤若寒蟬覺得費解。
 
香港教區也是登記慈善團體,但秉承着梵二《信仰自由宣言》中提及「識別和宣揚人權,是今日至為重要的努力之一,為的是有效回應人性尊嚴的要求。」與及若望廿三世在《和平於世》通諭中「如果不採取行動來確保人權在全球各地都得所有人的尊重,那麼,宣揚人權便是徒然。」的教訓,教區也一貫地促進人權,莫非教區也將會被摒除慈善組織之外?
 

慈善法諮詢期於九月十六日結束。教友們必得擦亮眼睛看事態。諮詢文件可於香港灣仔告士打道39號夏大廈20樓法改會秘書處索取,亦可於法改會的網站閱覽,網址是www.hkreform.gov.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