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1
別讓一場官司毀掉我
羅淑儀
 
      最近外傭爭取居港權的官司,把香港人再一次撕裂。有人支持外傭,有人提出反對,提出了很多擔心,大致如下︰
 
問︰「俾佢哋贏咗,咪好多人會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即使外傭贏了官司,所爭取到只是一個申請居港權的資格,她們還要向入境處申請,提供資料證明,她們是否視香港作為唯一永久居住地,如在港是否有慣常居所、家庭主要成員,如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是否在港、有沒有合理收入維持自己和家人生活、是否按照法律交稅等,入境處要根據這些事實,才作出審批。
 
再問︰「政府話,如果佢哋贏咗,就會有四十萬外傭同屋企人嚟香港,咁佢哋又會申請公屋,申請綜援,咪同香港人爭福利?」首先,政府早在內地人爭取居港權官司時,說有167萬內地人來港,但現在呢?即使現時十萬個留港超過七年的外傭中,亦不是每個都想留港的,再者,還要過入境處一關,四十萬這個數字,只是政府嚇人的技倆,港人何必再一次被騙?
 
亦有人提這樣的擔心︰「我好關心屋企個工人,但如果佢哋贏咗,政府就會限制佢哋留港工作年期,咁我哋咁多年僱傭關係咪冇咗?」事實是,這是政府可能會提出的行政手段,以限制外傭留港年限,防止她們居港七年,但如果真的關心家裡的外傭,你會因為一個行政措施,就此剥奪她的權利嗎?
 
最多的質疑,可能是這樣的︰「話佢哋有權利,佢哋嚟香港有錢賺的,唔好講到佢哋咁抵幫!」對!她們來港是賺錢的,可是三千多元,一星期工作六天,每天超過十小時的工作。事實上,外傭以這樣微薄的工資水平,為不少港人照顧家庭,讓女主人可以外出工作,賺取更可觀的收入,她們直接幫助香港婦女釋放勞動力,間接促進經濟發展。
 
有些質疑,可能不會宣之於口︰「啲外傭咁衰,睇新聞見到佢哋虐待少主,或者喺啲食物做手脚,就算唔係咁,佢哋又懶,根本唔抵同情。」香港有接近三十萬外傭,大家是否挑出了個別的個案,然後放大,然後忘了還有默默耕耘的大多數呢?同樣地,當我們看見僱主虐打外傭的新聞時,我們又會否一竹蒿打一船人,作出「啲僱主都係衰人」的結論?
 
      外傭為了生活,離鄉別井,有些留港多年,在家鄉已無親無故,她們視香港為家。她們當中有努力堅持的、亦有迷失的,她們良莠不齊,這是正常的,正如香港三百多萬打工仔一樣,但僱主是有權撤換她們,而不是一刀切去剝奪她們作出申請的權利。
 
      天父雖看人犯罪,但祂選擇以愛去取代仇恨和排斥。
 
      上世紀五十年代,內地人蜂擁來港,港人發揮同舟共濟的精神。七十年代,香港作為第一收容港,人道接待越南難民,但現在郤彌漫著排外的情緒,忘記了過去的守望相助精神。
 
       回歸以來,港人生活顛簸,經濟起跌,貧富懸殊加劇,可能因而看不順眼有錢的內地人來港作豪客﹔覺得爭取家庭團聚的港人內地子女會迫爆香港﹔現在痛罵外傭和為她們發聲的人。大家心裡都不平安,這足夠讓天父擔心。中產受壓、基層受苦,都不是這些弱勢者造成的,政府無視經濟結構出了問題,政策上長期向有財有勢者傾斜,這才是致命傷。
 

       天父把祂的獨生子交到我們手上,告訴我們,每人都是天父的兒女,是平等的、愛是最重要的。可惜,我們忘了在弱勢者身上,會看見基督。我們要捍衛的,不只是哪個社群的權利,而是你和我都擁有,那份愛人如己的精神,在現今社會,這來得更重要,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