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5
選舉容易管治難

吳偉傑

 
這陣子最多人討論的話題相信要算是特首的「跑馬仔」了。但筆者和大多數香港人一樣,對這小圈子的選舉著實提不起多大興趣,因為大家都心知肚明,決定特首是誰的權力。首先不是絕大多數的香港人,但也不是一千二百名選委會成員,現在鬧烘烘的好像要一決雌雄的競爭場面,恐怕也衹是跑龍套而已,最後阿爺心有所屬,一聲令下,這場戲就唱完了。不過,綜觀目前香港的內外形勢,相信新一屆特區政府在上台後,考驗才真正開始。
 
由於先天因素,特首要服侍多個主人,本來就已經不是容易的了。首先最顯而易見的就是中央,雖說一國兩制,但中央對香港的影響力眾所週知。另一方面香港市民也是不可忽視的,雖然他們大多數無權選出特首,但前車可鑑,如果弄得不好,有數十萬人上街,後果堪虞。更不能忽略的是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但臥虎藏龍,有的家財億萬,富可敵國,一言一行,舉足輕重;有的身份特殊,人脈廣博,經常可以直通中央。歸根究底,一個沒有民意直接授權的特首,要在眾多權力集團之間突圍而出,情非易事。
 
但話也要說回來,要服侍多個主人無疑確非易事,但若然環境安定,事事順暢,主人們各得其所,情況也不會太悲觀。香港人現實見稱,經濟情況自然是最重要的一環。如果百業暢旺,人人生活富足,管治難度應不太高。問題是目前的香港經濟表面仍算不錯,卻內藏暗湧。最近亞洲開發銀行雖然仍預測今年經濟增長百分之4.5,而明年也會有百分之4.8,可是放眼全球,作為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經濟恢復速度異常緩慢,再次衰退的危機揮之不去,歐盟仍在國債困擾之中,有若定時炸彈隨時爆發,形勢岌岌可危,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剛好大劫之後,自身難保。在此大環境之下,即使中國經濟和新興市場根基穩健,也難相信會絲毫無損,不受影響。
 
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匯通東西,好的一面是左右逢緣,兼容並蓄,但當大環境逆轉時,就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當國際大集團要整合經營規模時,香港豈能幸免。長期以來,香港政府都曾提倡多項方案和計劃,以圖增加香港經濟的活力和多元性,例如回歸初期的中藥港、科技港、以至近年的四大支柱行業和六項優勢產業等。可惜多年以來,祇聞樓梯響,成效則有限。今時今日,支撐香港經濟的仍是地產和金融,而這兩個行業也是對經濟週期最為敏感的!再加上二○一二年為多國政府換屆之年,政經因素,相互影響,令人更感煩憂。
 

總的而言,往後日子的不明朗和動盪因素會增加,經濟環境恐怕較難樂觀,與此同時,通脹日漸升溫,其中食物漲價尤為顯著,未來日子一旦經濟放緩,物價由於種種因素,未必馬上回順,例如租金受租約所限和進口貨品特別是食物受港滙低企所影响等。屆時一漲一縮,情形頗為不妙。更不要說現屆政府留下來的尾巴:如新一個財政年度還會否派錢和天價高鐵工程等。現時經濟情況還算不俗,但政府卻已民望低迷,背後因素如貧富懸殊,樓價高企等糾纏不清,日後環境若然有變,新一屆政府要面對的挑戰自然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