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7
驗毒助康復計劃諮詢文件沒有告訴你的事

李緹瑩

 

作為一個在青年工作已服務超過二十年的社工,對於在去年九月禁毒常務委員會公佈的社區驗毒的諮詢文件當然極度關注,其中一大疑問就是香港對青少年濫藥的政策幾時由二零零八年由律政司黃仁龍司長在青少年毒品問題專責小組報告的前言倡議:「要徹底解決青少年吸毒問題,我們需要的是一個關懷文化。」到現在參考瑞典模式的零容忍政策,委員會並未就著在五年間,政策出現翻天覆地的改變作出解說,以上提及的疑問固然在諮詢結果已公佈仍未得到解答。

 

以下還有一個更大的疑問,就是在整份諮詢文件的立論建基於物濫用資料中央檔案室(以下簡稱檔案室)被呈報的數據,但當中並不包括檔案室由成立以來一直都有重點分析的數據就是濫藥的原因,當發現這點,便嘗試在委員會的網頁找答案,相關數據其實整理得很好,甚至可找到二千年前的數據,對於廿一歲以下青少年濫藥的原因,禁毒常務委員會主席石丹理博士在他二零零七寫有關青少年濫藥的文章(註一)強調青少年濫藥主要是因為「受到同輩朋友影響∕想和同輩朋友打成一片」及「出於好奇」,本人嘗試比較相關數據不同年份的變化,發現一些很有意思的結果:一) 因「受到同輩朋友影響∕想和同輩朋友打成一片」而濫藥的百份比由一九九八年60.5%跌至二零一三年54.1%,跌了大約一成;及二) 因「出於好奇」而濫藥的百份比由一九九八年38.7%跌至二零一三年28.4%,跌了大約三成,這兩個原因皆出現明顯的滑落,相信是政府投放了大量資源在社區教育工作讓青少年對毒品有正確的認識。

 

同時,也發現一個令人擔憂的結果,就是因「解悶∕情緒低落∕焦慮」而濫藥的百份比由一九九八年27.1%上升至二零一三年54.1%,上升了大約兩倍,這個升幅確賞驚人,但鮮有人提及,連石博士在他二零零七寫的文章也完全沒有提及,在檔案室的英譯版情緒低落是 depression,意即抑鬱,即這個原因絕對與青少年精神健康有關,青少年精神健康問題在這幾年一直備受關注,青少年以濫藥去作為面對情緒困擾在前線經驗也不時會出現,在外國也有豐富的文獻去研究精神病與濫藥的共生關係。可是,在諮詢文件這種共生關係被約化為濫藥導致精神病,完全沒提及因情緒困擾是濫藥的主要原因,如委員會如認真對待這個數據就應參考石博士在他二零零七寫的文章提及政府解決青少年濫藥的問題策略上不應嚇怕青少年而是明白青少年的需要,社區驗毒絕對不是回應因情緒困擾而濫藥的青少年的良方妙藥

 

註一:D. T. L. Shek, “Tackling adolescent substance abuse in Hong Kong: where we should and should not go,” The Scientific World Journal, vol.19, no.7,pp.2021-2030,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