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4
為何自由看一套電影也艱難?

 集思

 

原定823日在北京宋莊舉辦的「第11屆北京獨立影像展」,在尚未開幕時便遭官方打壓停辦,負責人范榮和王宏偉被帶到派出所,要他們簽下不再舉辦是次電影節的承諾書,才獲釋。政府當局還到主辦者「栗憲庭電影基金」的辦公室搜查,並被斷了供電。這種打壓已非首次,多年來北京獨立影像展都受到中國官方的打壓。例如:2012年影展在開幕後不久,即遭政府斷電。去年的電影節也遭一度叫停,被迫轉換放映場地及取消公眾放映。

 

是次電影節計劃放映的,有紀錄片、劇情片、實驗影像等,並附有主題論壇。對於這類電影節,相信香港人不會陌生。在香港,每年不論由官方或民間主辦的,都有不少類似的電影節或獨立短片觀摩會。為何偌大的中國,卻容不下這種影展?

 

這些影片,無論題材是社會性或個人的,都是讓人民能發揮創意,表達思想,彼此交流討論的機會。中國政府當局的無理、粗暴打壓,是對人民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侵犯。這類電影,不少也反映了社會真實的另一面,幫助人民對社會現象作出討論及思考,有助推動社會的進步,也能讓政府了解民情。如果社會只容許歌功頌德的影片,而封殺人民表達出對社會現象的感受,只會引來更大反彈,無助社會的穩定。

 

最諷刺的是,過去有些在國際影展上獲得良好口碑的獨立影片,在自己國家卻被禁播,甚至連導演都備受威嚇。例如:以國內居民楊佳襲警案為題材的《我還有話要說》一片,因反映了死囚及楊佳母親所面對的不公平,觸怒了政府當局。當局不僅盡顯其霸道橫蠻氣焰,派員到南韓全州影展,出價100億韓元(約6950萬港元)購買該片版權以阻截其參展,更騷擾導演應亮在上海的家人,並威脅以刑事罪名拘捕應亮,令他被迫流亡在香港。

 

現時,中國不少明星在海內外受到吹捧,中國的電影發展似乎欣欣向榮。但背後隱藏的是,嚴厲的電影審查制度。這種審查,也令現時不少中港合拍的影片,為了迎合國內的制度,而被迫修剪得支離破碎,失去原有的特色及創作。長遠下去,這不是健康的事情。

 

主流影片,固然要面對很多無理的審查和限制,而這些另類影片及獨立影片也因其敢於觸碰被官方認為敏感、影響維穩的題材,而更難生存。現時,習近平比其前任領導層,更強調對意識形態的控制,令人對情況更不敢樂觀。只願中國領導層能看到香港或其他地區,容許民間自由創作、交流不同影片、民間及業界自我的發揮及調整,對社會安定及精神文明發展,所帶來的積極意義,而不是無理及暴力地扼殺又扼殺。

 

希望中國人民也能有真正自由地看一套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