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1
暴力社會

                                                                                集思

 

當人大再一次剝奪港人普選的權利時,和平佔中的發起人表示,公民抗命的年代已經來臨,佔領中環如箭在弘。有很多人認為佔中破壞香港經濟。在最近幾個討論暴力和非暴力的工作坊,大家對原本所謂的暴力了解非常有限。當中有幾個現象,值得大家討論。第一,當問到大家何謂暴力的時候,第一時間當然想到是肢體上的暴力,其次是制度暴力。的確,近年來大家在電視機面前經常見到衝突的場面,所以一想到暴力問題,便想起這些,卻沒有再深入思考,肢體暴力的後面,是制度的暴力,令示威者的意見不能表達。當警方認定某些團體或個人是滋事份子時,他們的所有舉動都會成為警察的攻擊對象和目標。

 

法輪功團體經常在鬧市中有抗議活動,本來就是自由社會的一個指標,儘管中共當局在內地瘋狂打壓,但至少香港仍有空間讓大家表達不同意見及訴求,但近年來「愛字頭」團體的出現,他們在旁不斷滋擾及攻擊,警方愛理不理的態度,實在難以服眾。這難道不是制度暴力和言論暴力嗎?為甚麼仍有人沉默?

 

此外,近年來最嚴重而且不為人知的暴力,是網絡暴力,幾天前在網絡上瘋傳有人將一隻小狗放進洗衣機內,片段令人反感及不安,網絡上不少人聲稱要追擊此人。此片段不斷重覆在網絡上廣傳,令不少養動物人士反感,但另一方面,主角的囂張態度和不可一世的面孔,亦成功令社會人士分散或轉移了注意力,針對政制不公義的聲音一下子少了,而大家鎖定目標,向虐狗者「發功」。網絡上的言論可以是謊言,亦可以使人沮喪、不安,或傾向不負責任。單憑幾張相和囂張的言論,網民就已經將此人定罪,卻仍口口聲聲表示要捍衛法治,守護這城市的核心價值。

 

親中的報章,就善於利用媒體暴力,對持不同意見人士進行窮追棒打。幾日前以頭版攻擊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前一天的報導又指學聯與所謂「反對派」人士勾結,再之前又指學聯收受外國捐款等等。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學生肆意攻擊,對勇於發聲,捍衛社會公義的學生團體持續攻擊,並將無理無根據的指控無限放大,上綱上線,就是親中媒體的作風,這是非常暴力而且不理性的行為。

 

另外,在香港最暴力的,莫過於政治制度。過去幾屆行政長官的選舉,只是由一千幾百人選出來,將全香港市民的選舉權利剝奪,儘管基本法已列明香港的行政長官最終由普選產生,儘管幾條人權公約仍然在香港有效,但中港政府仍然視而不見,今年八月三十一日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仍然要為真正的普選落閘,仍然堅持候選人必須經過中央篩選。

 

最可憐的是,大部份的市民面對種種的暴力對待,當知道自己選舉的權利已經失去時,仍然保持沉默,令當權者更為所欲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