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5
爭取真普選,也是爭取基層的平等待遇

集思

2014831日,人大常委無視逾七十萬香港市民透過電子公投表達要求特首普選要有公民提名的事實,通過了有關2017年特首和2016年立法會議員產生辦法的決定。根據人大常委的決定,不但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會維持現狀,2017年特首選舉的候選人將由提名委員會提名二至三人,而每位候選人將需要有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成員的支持。由於人大常委要求提名委員會的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要按照現時選舉委員會的安排,換言之,未來的提名委員會中,將有起碼近半中上階層的代表。即使最後特首由全港選民一人一票選出,選民也只能夠在兩至三位中上階層代理人之間作出「選擇」。

 

今天的香港能成為世界最富裕的地區之一,多年來眾多打工仔女的付出應記首功。可是,港英政府視商界為其主要盟友,藉自由市場、積極不干預為名,施政一直都以保障商界利益為依歸。因此,港英政府只願為基層大眾和弱勢社群提供微薄的社會保障,同時沒有制訂完善的勞工政策以緩和市場上勞資之間極不平等的關係。於是,打工仔女打造出來的繁榮成果,卻只有一小撮中上階層能享受。

 

九七回歸並沒有改善基層勞工和其它弱勢社群的生活質素。中共幾乎完全沿用殖民地政府的管治手法,藉與大商家連成一氣以管治香港,令香港貧富懸殊的情況愈見嚴重。即使民間多年來鍥而不捨的爭取令到政府不得不設立法定最低工資和準備推出低收入補貼等措施,但既得利益者在規管工時、全民退休保障、房屋和教育去商品化等議題上均未見鬆動。由此可見,對特區政府來說,保護富人的財富和地位才是其首務,而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基層勞工就可以置之不理。

 

今次人大常委無視逾七十萬香港市民提過電子公投爭取公民提名,設定偏袒中上階層的特首候選人提名方法,不但延續了特權精英的權力,也是要鞏固既得利益者的權位。事實上,人大副秘書長李飛早前已經說明了,高門檻的篩選候選人機制就是要保障商家的利益。當學聯發動大專學生罷課的頭一天,國家主席習近平卻在北京接待多位香港富豪,這場面無疑是在提醒我們,別期望人大常位訂下的政改框框,可以為被壓迫的民眾帶來任何希望。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提醒我們:「我們若要建構一個革新的、向社會負責的、以人為本的經濟及生活,就必須謹記政治權力的多元化。」《在真理中實踐愛德,41節》

 

真普選未必會即時改善基層勞工的民生狀況,但現有的政治制度和人大常位的決定卻明顯是壓抑基層勞工訴求和政治權利的安排,勢令我們爭取改善民生和進步社會改革的工作更加困難。即使前路再艱苦,我們都絕不認命。相反,這些抗爭將有助我們累積力量,繼續爭取落實真普選和改善基層勞工民生的社會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