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9
到底我們出了什麼問題?

吳偉傑

在這一段日子, 看到社會上出現的紛爭, 社群撕裂,人們針鋒相對, 相信很多人內心都會問, 到底我們出了什麼問題? 當然, 今日的問題明顯地來自政改的爭議, 但構成大規模前所未見的社群反目, 恐怕會有更深層的社會成因, 筆者不是甚麼社會或政治學者, 但作為香港社會的一個成員, 相信祇要開放胸懷,放眼四周, 總能看到一些端倪。

 

不久前看到一份報導,指香港的年輕人甚少有積蓄的習慣, 就算已在社會工作的, 食住仍多依賴父母, 但也有積極例子: 有一年青人月入一萬八千, 除儲起一萬元作買樓結婚之外, 仍能給父母四千元家用, 當然日常生活極其慳儉。相比時下的一般青年,此君可謂榜樣, 應受讚許。但細心一想,他每月儲一萬元, 據稱現在已有三十多萬, 準備買樓結婚, 但以現今樓價, 三十多萬作首期, 九成按揭, 可買二百至三百呎(實用)屋」, 每月供款可達一萬四、五千元, 負擔不輕, 就算加上太太的收入, 但自組家庭的各項使費一闊三大, 一旦息率回升情況頗不樂觀, 如果有小孩子的話,那就更不得了, 聽說養一個小孩要四百萬, 但已是很多年前的估計了, 凡此種種, 單從金錢上的考慮已教人心灰, 更不要說其他如撲奶粉, 排隊輪侯幼稚園派表,小學、中學扣門………. ! 這到底是甚麼的生活, 怎樣的人生呢? 當然, 有人會說會有升職加薪吧, 升職因人而異, 無從說起, 但加薪就可能太樂觀了, 這些年來, 實質工資能有多少加幅? 能追上通脹已是萬幸。其實這絕非個別單一特殊例子, 大家衹要看看身邊的親朋戚友, 不難找到很多年青男女, 雖然拍施多年, 但因無力買樓, 上公屋又不合資格或遙遙無期, 因而不知何去何從,坐困愁城的!

 

除了適婚人仕, 在學青少年也是飽受困擾的一群, 香港的教育制度, 千瘡百孔, 飽受批評, 但問題一直拖延, 全無解決跡象, 例如大學資助學位長期不足, 「符合大學入學資格」一詞已成人所共知的諷刺話, 過去政府的解決方法就是自資副學士/高級文憑課程, 結果苦了家長口袋, 養肥了相關學院, 但認受性卻一直存疑, 更嚴重的是由於要自付盈虧, 很多學院會集中提供運作成本較低的商科課程, 結果學生的選擇非常有限, 而香港社會是否能吸納這麼多商科畢業生實屬疑問, 更重要的是多少青年人的才華會因此而被埋沒,無從發揮呢?

 

以上的其實衹是一麟半爪,其他問題一大堆, 如醫療、退休保障、最低工資、最長工時、城市發展、環保、中港矛盾等等。這些問題長期存在, 全無出路, 逐漸變成結構性問題, 衍生為不同階層、年齡、地區、社群之間的矛盾, 冰封三呎, 豈會是一日之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