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2
知所進退

梁建忠

 

執筆之時,佔領運動已接近30日,並已經舉行了第一次可預見結果的談判,現在佔領區仍然維持三個,狀況陷入膠著,筆者對運動在短期內能取得成果,不抱期望,因為我們正在隔山打牛。

 

雨傘運動其中一個難題,就是難以和真正擁有決策權的共產黨直接交手,只能透過香港政府溝通,這樣,時間必定被拖延,而中央就可以利用不同的手段來打散民氣,假談判、假讓步、攪分化,甚至乎拉一兩個重要官員下馬也在所不惜,因為共產黨不怕香港有真普選,只怕將這民主化的氣氛傳回大陸,尤其西藏新疆,只要看看國內的維權人士因為撐佔領而被拘押,就知中央怕得要命。而且共產黨已非由單一強人所領導,而是一個千絲萬縷的貪腐集團,要放權,須不同的派系同意,談何容易?就以習近平為例,一個未坐正,就要求香港三權合作的人,又怎會對他有期望?而且時間一長,還衍生另一問題。

 

世上絕大多數的佔領運動,地點不離政經中心,這次雨傘運動,除了金鐘,銅旺影響的,不只生活步伐,還有生計。筆者從事建材及裝修多年,對砵蘭街的舖家非常熟悉,他們都不是甚麼大財團,據部份老闆透露,生意額跌了四成!這已不是賺多少的問題,而是由老闆至伙計的生計問題,不單砵蘭街,連女人街、花園街的排檔及銅鑼灣的小店也有不同程度的影響。與其說這兩個地方有戰略價值,倒不如說是政府進行輿論反擊的籌碼吧!

 

那麼要撤嗎?說笑吧!陳樞機曾勸說民眾撤離,也換來所謂的香港第一健筆用愛字頭的方式漫駡,之後,撤離之說再沒聽過。而實情是,現在根本沒有一個人物或團體能有一呼百應的能力,這也正正是運動膠著的主因。有人說樞機擔心廿五年前的慘劇再次在香港發生是過慮,我不同意,因為共產黨從來都是黨性大過人性,廿五年來,有改變嗎?

 

雖然經歷了這麼激烈的抗爭,但很奇怪,圍繞筆者身邊的人,依然以不聞不問或帶著誤解的佔大多數,所以與其"齋佔",倒不如在三個佔領地各安排一個{民主導師訓練班},去訓練佔領者成為導師。據觀察,佔領廿多天的常客,少說也有一萬吧,當佔領完結後,每星期安排一次大型的落區行動,由這些經歷過胡椒噴霧、催淚彈、被黑社會打,甚至乎被警棍打至頭破血流的民主導師以擺街站的形式向市民講解普選的意義、抗爭的方式或甚至警權與人權的關係,一定勝過以往的論壇或講座,既可保住民氣,也可拉籠一些仍處於游離的中間派回自己的陣營,對於緊接的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有著重大的影響。

 

是危還是機?要看能否掌握民情,不過結果如何,就交給天主吧!

 

補白:據說運動之後,本土派將會更壯大,這派別一向以歧視內地人作賣點,深受年青一輩歡迎,也令我想起最近聽過的說話:「我不明白為何香港的年青人那麼歧視大陸人,他們的行為舉止令人討厭,很大程度是因為長期被極權統治的結果,如果矛頭不是指向手握權力的人,而是指向人民,我覺得是懦夫所為!」短短的演說,振動人心。說這話的,是一位只有19歲的台灣學生。香港的年青人,何時才有這樣的胸襟和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