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9
任何人的貢獻都比特首大

陳麗娜

特首梁振英日前「不能讓窮人主導政治」言論和「宗教界和體育界的沒有經濟貢論」惹來不少的批評。事後他開脫說:「早前的言論範圍是就政治制度設計當中的廣泛代表性及均衡參與的問題而說的,引起基層、體育及宗教界的關注及誤解,他感到「不好意思」。」他的所謂致歉只是口頭敷衍而已,根本毫無誠意。其實香港每一個人的貢獻都比現任特首大,他上任至今,不能使社會各階層和諧合作,反而不斷以各種手法去撕裂社會。

 

民主選舉的原則是人人皆享平等的政治權利,不會因為收入的多寡、種族、宗教或政見不同而受到無理的限制。可是8月31日的人大決定赤裸裸地剝奪了港人的政治權利,作為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不但沒有正面回應學生和市民的訴求,反而借接受美國《紐約時報》採訪的機會,進一步踐踏香港市民的尊嚴,暗示不給予香港民主制度,就是為了防止低收入人士擁有平等的提名權和選舉權。他指出,假如實行公民提名或者普選提名委員會,那行政長官就需要在政策上向基層市民傾斜。換句話說,政府視月入少於萬四元的市民為二等公民,可以忽略他們的聲音和權益。梁振英不要忘記一個社會的成功和繁榮不全靠資本家,還須靠各階層所付出的辛勞和貢獻。而他這番言論與內地的領導人的思維是不謀而合。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曾表示,香港工商界及資本家控制全港八成經濟命脈,一旦實行普選階段,就會成為少數,所以提委會的制度是要保障商界利益。此等思維,完全違背了國際人權公約所賦予的人人擁有基本的政治、經濟和社會權利的原則,亦將人的價值全歸於物質上和經濟上,這與我們的信仰是相違背的。

 

剛成為真福的教宗保祿六世在《民族發展》通諭中提到人的價值不只是全屬於功能上的經濟價值,亦有本質上的價值,而人的發展應是全人的發展,而只顧經濟上的利益,只會帶來道德價值的淪落。「為全民族,一如為個人,增加財富,並非是最後的目的,一切的發展有雙重效果。一方面,為使人更富有人性,「發展」是必需的;但另一方面,「發展」能阻止人看到物質以外的事理,而把物質看成最高目標,它便把人限制起來,如同關在牢獄裡一樣了。那末,人心變壞,精神蔽塞,人不再以友誼而結合,卻以利益而同謀,一有利害衝突,便將互相對立,彼此拆夥。」(《民族發展》通諭,19) 梁振英只以經濟貢獻論人的價值可見他眼光短淺,施政向權貴傾斜。

 

宗教對社會的貢獻是無容置疑。其實宗教與社會發展的關係密切非常,從個人、群體、社會組織、國家、全球性等多個層面,宗教隱含著不同程度的社會意義和功能,亦在香港各層面,如教育、醫療、社會服務作出貢獻。天主會亦體會到小圈子的禍害,不需要特權式的選舉席位,以「被動配合」來杯葛選舉委員會的小圈子選舉,因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是以天主的肖像所造,每人應享有同等的尊嚴和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