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6
我們希望留給我們的後代一個怎樣的香港?

 吳偉傑

 

大家看到這一個標題, 可能覺得似曾相識, 的確, 這是按教宗方濟各最近發出的新通諭「願祢受讚頌」的核心思想而引發的二次創作, 雖然這篇文章的目的並非以新通諭為本,但本文是因新通諭而有感而發的。教宗有感於生態破壞, 物種滅絕, 氣候劇變, 入類社會彼此壓逼, 冷漠不仁, 地球前途岌岌可危, 因而振臂一呼, 要求「改弦易轍, 關愛我們共同家園」, 「生態皈依」「鼓勵坦率和透明的辯論」,重建以公益為核心的基礎。同樣地, 今時今日的香港, 何嘗不是危機四伏, 前路茫茫, 許多我們一向習以為常的生活環境其實都被逐漸蠶食, 不知不覺間消失無形, 有誰又會想到自稱現代化大都會的香港竟有食水污染問題, 這一點竟與新通諭中的一個論述出奇地相似: 「享有安全司供飲用的水為人的生活是必須的, 是基本及具普世性的人權」。面對此情此境, 正妤讓所有仍以香港為家的人撫心自問, 到底我們希望留給我們的後代一個怎樣的香港?

 

遠的不說, 最近的就是電車, 對我們這一代人來說, 電車就是香港的象徵, 背負了百年來的起伏興衰, 是多少人生命的一部份呢? 即使單以交通工具而言, 電車仍是很多人使用的交通工具, 而且價格低廉, 對基層市民尤為重要, 更不用說在旅遊方面的貢獻, 提議取替電車本來是匪夷所思的, 但叫人憂慮的是城規會也準備為此而開會討論, 怎不教人心寒, 這年頭, 祇要有「專家」的背書, 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就像早前擴建尖東海濱長廊一般, 收回的市民意見是絕大部份反對, 其實是一般市民毫不知情,祇蒙在鼓內,但最終還是通過。斬樹事件就更不用說了。使人感到有權有勢的,就予取予攜, 一般升斗小民,、祇能徒呼奈何。筆者希望將來的香港是仍有電車的, 但更希望有關的決策過程是透明公開, 信息能充份分享和讓大眾有深入討論的, 更重要的是要一個人性化的社會,而非事事以經濟利益為依歸。

 

再者就是我們的郊野公園, 隨著人口增加, 住屋需求有增無己,政府已經對效野公園虎視眈眈, 重劃綠化帶已是事在必行, 恐怕郊野公園的存在已經岌岌可危, 其實暗地裹, 效野公園已受到不同情程的侵蝕, 政府的反應一般都十分消極。早前帶同小兒到大浪西灣遊玩, 闊別多年, 海灣依舊, 但已失色不少, 但小兒卻已經非常雀躍, 認為是香港難得一見的優美海灘。著實叫人感慨, 多麼希望他能看到當年的大浪西灣呢! 無疑現實逼人, 擴地建屋, 也是無可厚非, 但絕不希望未來青蔥綠野變作富人的後花園, 秀麗海灣是巨賈們的私人泳灘, 更不能接受公眾郊遊之地化作石屎森林, 但少數特權分子卻可以公地作哥爾夫球場。筆者絕非仇富, 但大眾公益不就是我輩教徒的宗旨目標嗎? 

 

當然, 更重要的是要留下一個以公義為核心, 有民主自由的社會給後代, 還有…….. 。但要保有這些, 就要如通諭所說的: 「改弦易轍」, 不能再對社會的一切莫不闢心, 說什麼政教分離,而要積極投入, 以言以行改變香港, 關愛我們的共同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