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7
中國的十架苦難

李卓賢


自去年開始,中國政府在浙江省展開清拆十字架行動,至今已有一千二百多座教堂的十字架被政府當局以「三改一拆」為理由視為違章建築,強行拆除。據知,浙江省政府已下令所有清拆行動須在本月底前完成。浙江省與各地的基督宗教團體,包括香港教區,曾先後發表聲明,反對中國政府的強拆行動,同時國內教會與信友亦因而再次展開一場捍衛宗教自由的維權運動。

眾所週知,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以來,一直對各宗教採取防範與排拒的態度,亦無所不用其極地把掌控於其手中,或統戰、或打壓。雖然改革開放後,國際社會的監督壓力使中國的宗教控制方略有所放寬,以改善國際形象,但事實上,中國政府對國內宗教的控制不曾放鬆,其所強調的宗教自由,只是在其操控與規範下操作。而習近平接任國家主席後,各項意識形態再度被集中掌控:「七不講」、重判高瑜,已是一例;同時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制訂新國安法與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條例內容之模糊,涵蓋層面之廣闊,猶如利刀懸於頭上,以國安為名,打壓國民自由為實;在針對基督宗教上,又提出「五進、五化」政策(五進,即政策法規進教堂,健康醫療進教堂,科普文化進教堂,扶持幫困進教堂,和諧創建進教堂;五化,即宗教當地語系化,管理規範化,神學本土化,財務公開化,教義適應化),習近平本人甚至在全國統戰工作會議上揚言「基督教必須要中國化」,凡此種種,實在令人憂憤。

一直以來,國內的兄弟姊妹均守法忍讓,即使在有限的自由下,仍盡忠侍主,渴慕基督;然而,他們的委身、守法,卻使他們被政府加倍欺壓,迫進死角,試問他們堪當如此迫害嗎?教會的應有尊嚴何在?中國政府為維護政權穩定,而無限度地打壓國民應有之權利,此舉固然萬惡,然而在這一惡劣境況下,我們卻聽到不少報導傳聞指中梵建交有望,若然屬實,難免另人聯想起上世紀匈牙利與梵蒂岡建交的過去。前車可鑑,一旦傳言成真,國內的宗教自由前景,更不容樂觀。

中國位處亞洲中央,幅員之廣,人口之多,又自詡「大國」,其數千年以來所發展的文明的而且確在歷史上留下舉足輕重的印記。在教會的傳教史上,中國也是亞洲區內的宣教起點,教會最初亦集中在此傳揚福音。歷經教會先賢多年的努力與社會變遷,時至今天,我們著實憂喜參半。一方面,我們為福音在神州大地廣傳、羊群渴慕真理、忠貞侍主而喜;另一方面,我們也為羊群的苦難,教會在國內的發展而憂。本週,教宗聖父與習近平同時訪問美國,當中有何玄機,我們不得而知。惟適逢其會,際此,我們懇切呼求聖座與國際社會,與中國進行任何接觸時,應同時就中國打壓宗教自由、迫害信友等舉措向其施壓,敦促中國「痛改前非」,成為真正的「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