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5
越發展,越貧窮?

吳偉傑

 

記得讀大學時, 第一次上經濟學, 學的就是邊際效用遞減率 (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 其實道理很簡單, 即如吃飯一樣, 很肚餓的人吃第一碗飯會非常滿足, 吃第二碗也很高興, 但到第三、第四、第五碗時所得的滿足和喜悅已經越來越少, 甚至出現反效果了。我們再把這理論引伸到整個社會, 窮人如果得到一點點資助, 就會興高采烈, 而對那些家財萬貫的富豪來說, 拿走一萬幾千等如九牛一毛, 損失的喜悅, 微乎其微, 但得到的低下階層就會異常開心, 那麼從整個社會角度來看, 從有錢人的收入中挪取一部分轉移到低收入人士, 最終社會的整體滿足是有所增加的, 因此亦可以這理論來支持財富再分配的做法, 所以財富再分配不單單是支援草根階層的公益行為, 對整個社會也有正面意義, 會增加社會的滿足、和諧及團結, 背後的政治社會意義, 異常重大。 當然更不用說慈善和積德等心理效應, 即所謂積善之家, 必有餘慶, 又或者是教會所說的施比受更有福等。

 

也許有人說, 財富再分配就是福利主義, 是民粹, 最終只會養懶人, 拖垮經濟發展, 現今西方國家福利主義的困局就是最好的例子。可是以香港目前的情況來和西方國家相比, 未免牽強。 從現在發展到所謂福利主義仍有很遠距離, 每種制度都難免會有人鑽空子, 但也不能因此忽略很多因弱勢而處於困境的人, 就如「願祢受讚頌」通諭中所說的: 「目前盛行的模式裡, 只以成就和自力為重, 所投放的資源並不相似要幫助緩慢、弱勢或天資不高的人, 使他們在生命中有上進的機會。」 (196) 而且今日我們面對的不是福利主義氾濫, 而是逆向財富再分配。

 

回到上述的理論, 如果要從飢餓的人口中把僅有的一碗飯拿走, 卻送給肚滿腸肥的富人, 那後果就不堪切想了。香港貧富懸殊嚴重, 是巳發展地區的第一位, 年青人更是最受影嚮的一群, 有調查顯示貧富差距對入讀大學有立竿見影的效應。08年金融海嘯之後, 美國進行多次量寬, 香港在聯繫匯率影響下, 利息一直低迷, 原意是希望低息可以刺激投資和消費, 但結果是大量游資用作炒賣, 樓價不斷上升, 而實質經濟增長不多。貧富懸殊更為嚴峻, 樓價動輒每呎萬多元, 與每月工資中位數相差不遠, 但工資是人們勞力艱苦賺來, 資產擁有者卻予人坐地分肥, 不勞而穫的感覺, 這樣社會怎不嚴重撕裂? 這是否長期經濟發展所期望達到的呢? 這情況也非香港獨有, 早前在杭州舉行的G20會議, 結論也強調要推動包容式發展, 讓經濟成果惠及全球, 就是要使更多人能享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 明顯是回應世界性的貧富對此形勢。現時香港飽受政治問題困擾, 但背後的經濟因素, 實不言而喻,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但經濟問題也以政治解決就非常麻煩了, 現今是否應認真思考財富再分配的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