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3
由籠屋到棕地的聯想

 羅淑儀

 

80歲的張伯伯住在籠屋,連家當擠在一起,他睡覺時連身體都不能平躺,這樣一個三呎乘六呎的空間,月租2,300元。

 

何先生患有肺衰竭,每月靠綜援,維持生活及醫療開支,因為無牌的籠屋便宜些,所以睡覺要用呼吸機的他,住在環境更差的空間是唯一選擇。他申請了公屋一年多,甚麼時候能離開籠屋,未知。

 

公屋三年上樓的承諾已延長至4.1年,當中非長者的單身人士更長,其中原因是政府的公屋供應放緩,據房委會資料,2020/21年度只有11,400個單位落成,低於近年訂下的建屋目標。

 

基層人士的住屋問題迫在眉睫,不過放眼新界,那是另一種光景。因著橫洲建公屋事件,大家最近經常聽見「棕地」一詞。棕地,最直接說就是被破壞的綠色土地,民間調查發現,香港有接近1,200公頃棕地,約相等於60個維園。多年來,政府部門管理、執法不力,有人無視城規及環境,破壞農地、非法填平魚塘,或建丁屋、或變成停車場、露天貯物場,廢料回收場等等,棕地範圍還不斷擴張。

 

特首梁振英說過,解決住屋問題是刻不容緩的。政府需要建公屋,棕地是龐大的土地資源。政府於2012年就研究將橫洲33公頃土地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當中包括橫洲北面,被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用作經營停車場的棕地,以及南面的綠化地,裡面涉及三條非原居民村落。不過發展計劃經過與鄉紳們摸底後,2014年就變成只發展綠化地,單位縮水至4,000個,村民亦面臨迫遷命運。到今年摸底事件被揭發後,公屋計劃就變成按優次分的一、二、三期。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20156月於網誌談及洪水橋發展時提過:「儘管我們明白這些棕地上的作業對香港有其經濟價值,但這些雜亂無章的棕地作業佔用大量土地、缺乏效率、亦影響環境。」字裡行間可見政府處置棕地的決心,但橫洲事件却顯得此一時彼一時。

 

另一邊廂,政府却打沙田才啟用一年的足球訓練用地主意,看來政府覓地建公屋的計劃已失方寸。

 

政府表示過發展棕地艱巨,清理上面的構建物、寮屋及處理相關作業也需時,

這些棕地不少都在財團或紳手裡,要動用這些背後有千絲萬縷利益的土地,除了技術,更大的可能是政治上的難度。

 

下筆至此,我想起文章開首提及的籠屋居民,又想起政府剛公布2015年的貧窮數字,貧窮人口下跌兩年後回升了約9000人,一人住戶的貧窮率又較整體14.3%高出3%。特首指建公屋是解決貧窮人口住屋的不二法門,還說︰「我們要有面對反對者的勇氣及實際行動,社會上有人反對我們興建更多公屋。」

 

是有人反對?還是捨難取易?是發展棕地容易?還是迫遷沒有議價能力的非原居民村民,帶頭犧牲買少見少的綠化地,甚至在市區見縫插針來得容易?面對棕地背後的利益,也的確需要勇氣及實際行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