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0
記一位勞權工作者

 集思

 

孟晗——可能很多教友未必認識這個名字。他是廣東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前員工,在113日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刑一年九個月。

 

近年,隨著珠三角地區經濟增長減緩及產業轉移,很多工廠搬遷、倒閉和轉手,引發不少工人追討拖欠的工資及應有的賠償、福。孟晗和一些勞工維權人士透過組織工人罷工和與資方談判等方式,為工人爭取應有權益。但政府沒有依法地公平處理這些勞資糾紛,反而大規模鎮壓勞工維權人士。

 

去年12月初,超過50名勞權人士被帶走問話或拘捕。最後,在今年9月,三名勞權人士曾飛洋、朱小梅及湯歡興被判罪成,但緩刑執行而獲得釋放。孟晗因拒不認罪,又拒絕指證同伴曾飛洋等人,被另案處理,在近期才判刑。

 

孟晗由去年12月被捕後,到2016219日才第一次獲准會見律師,被剝奪了應有的法律權利。這段時間,番禺國保警察多次要求孟晗家人勸他認罪。他年過七旬的父母更多次被迫遷遭斷水斷電,又被惡漢上門以斧頭砸打大門門鎖。當局用「黑社會」的方式,向他的父母施壓威迫他認罪屈服,令孟晗一直承受巨大的壓力,以致最後被迫在庭上認罪。

 

孟晗是基層工人出身。他曾經在廣州一間醫院做保安員,因發現自己的工崗位同工不同酬及存在不少剝削問題,於是挺身為自己和其他工友爭取權益。他們用拉橫額、派傳單等和平方式來要院方協商。但非但得不到理睬,孟晗反而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入獄9個月。當時他在庭上闡述了爭取勞工尊嚴、勞工三權(即團結權、協商權和爭議權,又稱自由結社權、集體談判權和罷工權)和勞工民主權利的理念,並且願意替工友承擔所有刑期。那次身陷囹圄之苦,並沒有打消孟晗為工人爭取權益的心。他出獄後,輾轉當上勞工組織的職員,因而再度獲罪。

 

沒有這班工人的血汗,就沒有中國今天的經濟發展。可惜中國今天以強國姿態站在世界,但卻依舊展現不出真的文明,工人仍處的剝中。

 

孟晗在獄中致給家人的信中說:「我可以貧窮,可以孤獨,可以死亡,但是不可以沒有尊嚴,我知道結水成冰是一個痛苦而美麗的昇華過程,所以我的後半生寧願做一個有深度的靈魂,讓我尊貴的老去,只要有你結伴同行」。

 

孟晗在飽受壓力下,仍然堅守著不出賣同伴的情操及守護著自的信念一波又一波的拘捕及侵人權事件我們好像改變不了現實。

 

但正如聖經所說:「秉公行義,比獻祭獻更悅上主」(213)。所以,相信上主一定會記得孟晗的名字及他的付出,這也是天主真正悅納的。就算現在好像在絕望與失敗中,但如果是跟從上主的真理和正義行事,只要繼續堅持付出,一定會得見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