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4
視而不見,見而不談?

博德

 

近月教會內外都有討論關於梵蒂岡是否會與中國政府達成「協議」,或者,以中國政府傲慢的態度來說,說是「談判結果」可能更為貼切。姑勿論是「協議」又好,「談判結果」又好,教會給人的印象好像這只是神職人員的事,作為教友,根本無法亦好像無權得知究竟是怎樣一回事。

 

然而,若筆者對教理理解沒有錯,教友也是教會肢體的一部份,而且,是十分重要的部份,所以,筆者作為教友,也十分希望能有機會明白梵蒂岡對中國教會和中國人權狀況的態度。作為教友,我感到長期以來被教導對教會事務只需持的態度是:「不要問,只要信。」

 

然則,筆者確實有幾個問題很想請教一下教會高層的看法,因為都是涉及信仰原則,相信不應只以「和諧」、「寬恕」、「共融」或「慈悲」為由而把需要堅持的原則擱下。筆者這些問題都是老問題,關注中國教會的人士一直都會問的問題。

 

一,愛國會提倡「獨立自主自辦」,它是否梵蒂岡承認的天主教組織?既然不是,那麼,我們應該以甚麼態度面對這樣不被普世教會承認的組織?在這個組織擔任要職的神職人員,教會想教友怎樣面對他們?「寬恕」?「共融」?

 

二,主教任命是誰作主?名義上可能由國內的主教團去提議主教人選,但愛國會是凌駕主教團之上,所以實際上可能由政府和愛國會去操縱。如果是愛國會,那普世教會的位置在哪裡?為何全世界教區的主教是要教宗任命,中國有些「主教」卻可以由愛國會任命,教廷只得期後決定是否可以考慮承認這些「主教」的身份呢?

 

三,中國教會的「分裂」是由誰造成呢?是國內的「地下教會」嗎?這些不願登記成為政府承認的教會的神職人員,無法正常進行他們的教會職務,無法所謂「發展」教會,他們就不應繼續存在嗎?如果不是中國政府自圓其說地推動「獨立自主自辦」,這些神長和教友會長期成為「地下」嗎?那麼,普世教會想我們怎樣看待「地下教會」?「地下教會」的主教蘇哲民(亦稱蘇志民)仍然失蹤,普世教會是否應繼續要求中國政府交代?還是,大家不要再提這位主教,當沒事發生?

 

教會以外,中國存在眾多惡劣的人權問題,我們的教會是否也應該為公義而發聲? 浙江省教會的教堂被拆十字架,我們是否也可以視而不見,見而不談?像最近失蹤的維權律師江天勇和眾多因言獲罪還在獄中的維權人士,還有千千萬萬受徵地拆遷影響而長年上訪顛沛流離的訪民,我們教會是否也是要採取「視而不見,見而不談」的態度?

 

在這些背景下,梵蒂岡和中國政府能以甚麼「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