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5
梁特棄選,一個時代結束?

 《梁特不角逐連任,一個時代真的會結束嗎?

 

羅淑儀

 

2016129日,當聽到特首梁振英宣布不會角逐連任的消息,相信香港有不少人會有終於鬆一口氣,甚至感到高興的反應。當天晚上網絡被這個消息洗版,有人說「沒甚麼值得高興的」,也有人說「難道高興一晚都不行嗎?」看在眼裡,這些反應多多少少都反映了大家走過很不容易的一年。

 

的確,2016年香港人過得像坐過山車,讓我們稍稍回顧一下,農曆年伊始就發生了旺角事件,大家以躁動複雜的心情迎接往後不斷發生的事件。在之後的新東補選,大家看見了本土派的政治能量,然後港獨議題被發酵。銅鑼灣書店事件、廉署李寶蘭離職、立法會選舉有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等,都繼續打擊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及特區管治的信心。

 

九月,立法會選舉,創下了58%的高投票率,非建制派拿下29席,在地區直選中也保住了分組點票的否決權,以打本土及自決旗號的議員亦佔了6位。不過,大家別以為可以稍為回氣。十月的宣誓風波,到政府提出司法覆核,以至人大釋法,又赤裸地告訴大家,原來即使手中有票,香港選民以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代議士,都可以因為政權的政治需要而被否定,民意被駕空,法院亦不必要地、再次捲入政治鬥爭的漩渦裡。

 

            走到這裡,大家或者會問,還可以怎樣對抗高牆?除了憤怒,還可以做甚麼?沒有最差只有更差的了所以到梁振英宣在不角逐連任,大家開心是可以預期的,開心不起也可理解,反應因人而異,不足掛齒,要思考的反而是:即使下屆特首不是梁振英,就代表這個艱難的時代會結束嗎?

 

            有意見指梁振英當政四年多以來,在他治下,香港的核心價值遭到嚴重破壞,公務員專業高效的傳統走樣,官商鄉黑勾結宰割土地資源,製造社會撕裂。這些「政績」都有跡可尋,但別忘了,特首的權力來源,始終是一個極權的統治機器,他可以肆意「釋」法,可以肆意為普選設限落閘。而且共產黨對香港的政策一直都是「長期打算、充份利用」,特首也只是一個被利用的棋子,所以即使換了一個新特首上場,他有多大的道德勇氣和能量去撥亂反正?

 

             一切都被描述得很暗淡,也不的!執筆之日,正聽到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的一句話,他說梁振英不角逐連任,這也是香港人抗爭的結果。

 

          再想,香港被撕裂和持續內耗,對北京有甚麼好處?還能好好利用嗎?而且,「一國兩制」既是北京向國際展示偉大構想成功落實的標誌,香港人就得堅持抗爭,捍衛這個最重要的本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