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4
網絡中的公義 ---- 私隱保障

 

梁旭明
                                                                                                                                                                                                                                                                                      
        12月26日傍晚,台南發生七級大地震,雖然香港有些地方感受到輕微震動,但那場地震足以導致這個地區的網絡癱瘓。為此,有人歡喜有人愁:喜,是一些依賴上網工作的人大可休息一天;愁,是那些需要靠網上資訊作生意交易來賺錢的,地震影響海底光纖,就造成上萬元錢財損失。
 
        對現代人來說,網絡已經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有關網絡帶來的好處(例如提高資訊流通甚至提升民主、個人自由及公共領域)是不容置疑的。另一方面,網絡的公開性,亦令私隱被侵犯到無遠弗屆的境地。
 
        最近,有關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的審訊擾攘了多時,以至他接受絞刑時的片段,被在場人士攝錄,然後上載於網絡間流傳。薩達姆被美國及西方社會譴責為恐怖主義者及邪惡軸心,所以「人人得而誅之」。他的死刑,被廣泛形容為「罪有應得」。然而,死刑本身存在不公義,因它剝奪罪犯可以還我清白及抗辯的機會。而將死刑過程偷拍,就將罪犯進一步審判,以及剝奪其私隱權。
 
       「私隱」這個討論不僅其極具爭議性,加上這概念抽象,流於不同的詮解。私隱的最基本定義,是「擁有不受干擾的權利」。一位法國哲學家曾指出,私隱具有三個層面。第一層是發自內心部份,即他 / 她的思想、信念及價值觀。第二層由個人身體特徵,延至他 / 她的社交生活。而第三層,則是個人最外在的外表,以及物質的,例如其姓名、財產及其他資料。第二層的界定最模糊,介乎個人最私隱,但又可被外界發掘的,故此是三層中最容易跌入私隱侵犯的領域。私隱的界定是因人而異的,因對某些人來說,最外在物質的都屬私人範圍,需要捍衛,故此就連現時以訪客身份到訪私人屋苑時需填寫身份証號碼作登記,都會斷然拒絕;對其他人來說,其住所的窗簾長年都不拉上,在香港這個居所密集的地方,這就等如某人的私生活不時都可被窺探。誠然,香港彈丸之地,人口稠密,我們需要忍受個人空間不時被侵佔,亦因此令有關私隱在香港討論存在一定困難。但歸根究底,私隱就是對其他人的尊重,包括他 / 她的整個個體,正如我們要求被人尊重一樣。而這份尊重,不應只限某人在世的尊嚴;在其身故時,這份尊嚴可能更值得被尊重。所以在好些西方國家有「肖像權」的法例,保障某人死後,遺體以至容貌在未經其家人允許,不得擅自濫用。
 
        因此,私隱概念亦必須涵蓋面臨死刑的囚犯。在這裏,對人尊嚴的尊重以上,應該包括公平性。如上文所述,死刑經已否定犯人還我清白的機會,即使他 /她罪大惡極,但在其將面對死亡時,是最需要尊重的時候。固然,薩達姆行刑被偷拍的事件更加複雜,因偷拍可能涉及政治 / 宗教目的。但偷拍行為充分反映今天攝錄科技發達的網絡世紀下,個人私隱可以被侵犯的程度,不單是網絡的全球性及廣泛性,可將私隱被侵犯的片段複製及廣傳;而個人怎樣以「公義」為名,將囚犯死刑片段公開來再一次將其羞辱及進行刑罰,是執行「地下正義」(Vigilante Justice)所牽涉的問題;其進一步剝奪囚犯的尊嚴,其實是將「公義」倒行逆施。
 
        隨着網絡科技尖端化,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媒體的年代,我們更須審慎地使用這極具潛在威力的媒體。它可以拓展公義,但也可將之摧毀。公義的大前題下,必須同時存在公平及尊重,使媒體成為伸張人權及民主,行使和平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