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5
未見尊重卻見打壓繼續

博德

 

今年九月二十二日,梵蒂岡宣佈與中國簽署臨時協議,內容具體是甚麼,沒有清楚說明,只謂對主教任命作出臨時協議,究竟這樣的臨時協議對中國教會有甚麼幫助,我們尚待觀察,但協議好像並沒對中國的地下教會有甚麼幫助,反而聽到的卻是繼續的打壓。 

 

十一月初傳出消息,河北省張家口教區地下團體四名神父因拒絕領證和加入愛國會被警方帶走。張家口教區為中方成立,四位神父實質原屬地下團體的西灣子教區張貴林神父和王忠神父,以及宣化教區的蘇貴鵬神父和趙賀神父。他們都從聖堂被帶走,被強迫灌輸中國的宗教政策,強迫他們加入愛國會。據《亞洲新聞》的報導指,他們有些聚會點於早前更已被取締,其中趙賀神父較早前曾被軟禁和強迫被灌輸中國的宗教政策 

 

除了河北省,全國其他地方也傳出各種打壓的消息。山西和貴州兩處聖母朝聖地被拆毀;河南省公開教會鄭州教區劉江東神父因以所謂「過於活躍」培育青年被帶走,其本堂神父職務被撤銷,政府指他「違反了宗教政策法規」,為青年舉辦聚會,包括為十八歲以下兒童舉辦要理班、傳揚福音、慈善愛德服務、聖召分辨等等,而當地宗教事務辦公室甚至把劉神父負責的聖心教堂鐘樓的十字架強行拆除;河南省上蔡縣天主堂的尖頂的十字架被強拆,教堂亦已被封閉;浙江省溫州教區獲教宗任命但不被政府承認的邵祝敏主教於119日被帶走「被旅遊」,被隔離和思想教育,邵主教在過去兩年裡被警方至少帶走過五次  

 

作為教友,我們應如何面對這樣的情況?一方面,梵蒂岡和中方就主教任命達成一個臨時協議,好像表現得中國教會的發展令人很有期待,有幾位中國官方教會的主教甚至被邀請出席十月舉行以「青年、信德和聖召分辨」為主題的世界主教會議,令人感覺教廷非常接受中國官方教會的情況。然而,如上述地上和地下教會面對各種的打壓,我們卻沒有聽到教廷有發表過甚麼關注,更別說向中國政府提出公開交涉。面對這樣的境況,中國的主教、神父和教友是何等感受,如何自處?感覺一片混亂,不知所措。被強迫加入愛國會的神父和主教究竟是否應該加入愛國會?教廷這樣的態度是否接納和承認愛國會?教堂被強拆十字架、朝聖地被破壞是否坐視不理?如果我們身處中國教會的情況,又會是甚麼境地?中國教會今天面對的困境並非與我們相隔很遠,若我們認為中國教會面對的境況沒有問題和可以接受,那麼香港教會是否有朝一日變成這樣,我們也認為可以接受?大家接受加入愛國會?大家接受教堂十字架被拆?神父因推動青年培育被帶走?今天我們若不為中國教會的兄弟姊妹發聲,將來我們的教會如果也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又可以期望誰為我們發聲?彼此代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