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0
誰將貧苦的拉匝祿置諸不理

 

郭翠兒

年屆八旬的黃伯因擔心自己死後會無人照顧七十六歲因中風而癱瘓的妻子,在二一七年勒死妻子後自首,在今年一月八日被法庭輕判兩年半監禁。法官判決時指, 本案是一個悲劇,可法外開恩。

當社會為黃伯及其妻子所受的折磨難過唏噓時,最應深切反省的政府部門,不單無表示檢討改善貧苦、病弱及長者之援助及加強支援他們之照顧者的政策,以防止悲劇再發生, 反而是突然宣布由下月起把申領長者綜援的門檻由六十歲提升至六十五歲!政府的理由是如果人有一百二十歲命,六十歲只是中年,不符合老人綜援的資格 !先不說究竟幾多人會有一百二十歲命,現實是許多體力勞動者及長期超時工作的文職人員,到了六十歲已是五癆七傷 !加上當整個香港大部分企業都仍然是把退休年紀訂在六十歲的時候,政府突然提出此改變是和社會現況完全不接軌的。

政府一直也沒有倡議甚麼勞工政策去保障六十至六十四歲的僱員能繼續有穩定的職位,得享長工勞工法例的保障!本已千瘡百孔的綜援制度,更要進一步把六十至六十四歲的貧困長者趕入窘逼之路。社會仍未配合,政府便草草想推行這個離地及不義的政策,終激起建制及非建制派聯手反對!其實「政府所有措施,應只限於謀求公益。」而我們「人人應將某近人視作第二個自我,一無例外,尤某應照料近人的生命,以及為度相稱生活所需要的日用品,萬不可效尤將貧苦的拉匝祿置諸不理的富人。」(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27  

本應急市民所急的特首林鄭月娥,不單無為黃伯之悲劇關切及反省,反而以帶著冷笑的臉為提高長者綜援門檻政策護航,從牙逢吐出一句:「係各位(議員)批准的!」原來在近千頁的財政預算案中,就相關之撥款有兩次出現由六十歲改到六十五歲的字眼,一向盲目及支持綑綁式通過財政預算案的建制派,紛紛表示料不到魔鬼果然在細節裡,對政府的陰招十分不滿! 

好打得的她起初仍斬釘截鐵地表示無暫緩政策的餘地,惟今年是區議會選舉年,在地區上部署已多年的,不可能因要為她護航而得罪大量已屆及無數將屆這個受影響年齡層的選民,林鄭唯有密會建制派提出補救方案,但所謂向無法工作的長者提供津貼的補救措施,會令受助人損失許多其他津貼,而且在資產審查上門檻上亦高許多,是不能接受的爛方案。

政府其後又提出為鼓勵就業,會向無求職或無見社工的長者扣款二百元,但才兩天又撤回!政府朝令夕改,出爾反爾實在是醜態畢露!

林鄭月娥作為香港特區行政機關首長, 一直表示要改善行政立法的關係,今次事件錯了要補鑊,竟只私下和建制派協商,意圖公事私了,被質疑行為不當時,反而無恥地指是非建派心存妒忌,態度令人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