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4
乾淨選舉

 

孔令瑜

今年十一月將會進行區議會選舉,而二年就是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香港民間團體最近在面書發起乾淨選舉行動,標題是「我要乾淨選舉,不要暗藏邋塌」。過去十年八載,我們或許耳聞和目睹不少有關影響選舉的行動,這包括:種票、幽靈選民、蛇齋餅糭、不公平的選區劃界、選舉主任濫權DQ候選人、偷步造勢、界票、恐嚇候選人、操控老人院選民或涉嫌利益輸送等等。

選舉期間,有不少蠱惑拉票招數,如以「掌心雷」等方式指示長者投指定候選人一票。去年三月份立法會補選期間,有匿名的選舉事務處職員向議員投訴,指選舉事務處的培訓簡報中,指示票站職員毋須干預「掌心雷」,簡報列明選民手上如有「掌心雷」或「掌心卡」,票站職員毋須干預,指該行為不構成罪行,唯當選民公開向其他人展示手上資料,行為可能構成拉票活動時,職員才需阻止。在二一八年十一月九龍西的立法會補選舉中,當選人在選舉開支申報中,更有發票「開宗明義」的列明曾印製了二十萬張「掌心雷」印刷品,註明是五十四乘九十毫米大的卡紙,類別則為「模擬票卡」,令人質疑是為方便長者手持進入票站投票。選舉事務處面對如此不公平的做法,不但未有取締或阻止,更帶頭縱容此等做法。

筆者多年前參加過台灣的觀選活動, 當時有選民表示,政黨代表會在票站門外交給他們一張已經揀選候選人的選票,他的責任就是進入票站,將該「預製」選票投入票箱,然後將空白選票帶走,交給站外的政黨代表,取得五百至一千不等的新台幣。隨著台灣選舉的普及和民眾監督意識的增長,民間團體這些年來積極發起「乾淨選舉」的行動,透過社交媒體和民眾的力量,群起捍衛選舉的廉潔和公正。

至於在香港,我們曾經自譽這是一個廉潔公正,講法治的城市,但政府一再以不同理由取消立法會,區議會參選人的資格,選舉主任負責審查各候選人政治立場,令公務員的角色不再中立。選管會維持選舉公平公正的決心亦令人擔憂。我們不能再靠公務員及選管會,每個香港公民需負起責任,監察選舉,並爭取改革不公正制度。舉例說,為打擊「掌心雷」,有社工組織在選舉前招募義工,在地區監察私人院舍有否操縱院友投票。我們亦可聯絡或組織個別教友或團體, 自發在所屬地區組成監察隊伍,為廉潔選舉貢獻一份力量。

在個人層面方面,我們可以做的事,包括立即登記做選民,截止日期是在今年七月二日(更改資料的截止日期為六月二日), 並登入選民登記冊內,查閱自已的資料是否正確。在選舉期間,所有已登記的選民均會收到投票通知書,如果收到並非家人或同住者的投票通知書,可以在該郵件需寫上「無此人」並交郵差退還選舉事務處處理,另外,亦可帶同該選舉通知郵件,於選舉當日到所屬票站與當值票站主任聯絡,並作出投訴。雖則過程需時,我們的舉報未必可以即時阻止該「問題選民」參與該次投票活動, 但總好過沉默,並眼睜睜看著香港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