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1
誰是「孕婦」的近人 ?

 

羅偉聰
                                                                                                                                                                                                                                                                                      
        筆者近日被「內地孕婦」這個問題「恐嚇」得要緊:不僅為那些已有身孕,腹大便便還要到政府總部示威,爭取有合理產房醫護服務的準媽媽擔憂;亦為那些來到香港分娩的未來母親著緊,他們希望得到更好的醫療服務,甚至日後小孩子能在更好的教育或社會制度下成長而到來產子,但卻遭人白眼、唾棄、歧視。筆者不禁要問,誰是這些「孕婦」的近人?
 
        近日香港人在「孕婦」這個詞彙上,可能已二分為「內地」和「本港」,這可能是因為政府和傳媒的「個案」都讓市民認為,「內地孕婦」喜歡「走數」,令香港醫院的產房設施負荷過重,醫護人員無暇照顧「本地孕婦」,導致要在產房以外地方,並且沒有醫護人員照料下生產。而且這些「內地孕婦」的子女又會申領香港的「綜援」,之後又會影響香港的教育、房屋、經濟的供應等等,還有很多隱憂哩!
 
        其實,我相信「孕婦」所承受的壓力和負擔是常人不能理解的,為何有些孕婦要山長水遠由內地跑來香港產子?是因為內地的醫療設施落後或不足嗎?因為在香港產子比較便宜?在香港的醫院產子後容易撇賬?因為不想照顧親兒,在產子後可以把嬰孩留下?
 
        如果我們這樣指責「內地孕婦」,將醫療設施不足應付本港需要的責任歸咎於她們的話,不知道二千多年前,產子當日被所有客店和住處拒之門外,要在馬棚生產嬰孩的瑪利亞和若瑟,會怎樣看我們這個「孕婦」的問題?我們也不知道那個被「自己人」釘在十字架上,曾經說過「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的耶穌,會否問一問我們:「誰是『孕婦』的近人?」(瑪22:34-40;谷12:28-34;路10:25-37)因此,我們應該都知道,「孕婦」──她們把新的小生命帶來世上──無論是從內地來的「同胞」、本地的「自己人」,還是外地的兄弟姊妹,都是我們要愛的近人。
 
        我們現在應該反問自己,正在享受「自由行」帶來經濟成果的時候,是否亦能夠善待我們這些近人──「孕婦」?正所謂「危中必見機」,可能「內地孕婦」現時帶來最大的問題是醫療人員、資源不足,我們是否可以反客為主,善用我們香港的醫療優勢,大力推動研究「醫療旅遊」等類似方案?當局又可否進行調查,看看在未來五年、十年有多少人計劃來港產子,從而增加有關醫療、教育、房屋的資源,聘請更多人手,令更多失業的醫護人員、老師、建築界人員重新投入勞動市場?
 
        筆者認為憑著香港人的才智,和香港人引以自豪的慈善心,以及我們比其他地方優越的醫療服務,相信必能處理好這個「問題」。讓我們都愛我們的近人如同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