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1
明日大嶼/明日大罪

  

鍾威龍

 

香港特區政府聲稱為解決土地供應不足,特首林鄭月娥在2018年的施政報告宣佈推行「明日大嶼願景」計劃,目標是在香港的中部水域作大規模填海,興建約1700公頃的人工島。

 

政府用民生需要來包裝,忽略市民的真正需要,並以此指責反對「明日大嶼願景」的人及團體「政治化」,利用此嫻熟技巧混淆市民的視聽,令眾人都逐漸遠離香港真正的問題。

 

香港真正的問題,是政府真正問責的,是中共政權及一眾既得利益的地產霸權,而不會及不需要向市民交待,受苦的,永遠只是無權無勢的星斗小民。例如,沙中線的安全標準不斷調整以配合工程進度,港鐵及政府只求盡快完成但又因缺乏/不敢監管而弄到一團糟,直到有工程公司爆料,才令事件曝光,公眾先得知事件再由立法會跟進有關工程的問題。而政府好大喜功之下亂推《修訂逃犯引導條例」令到利益集團和政府出現矛盾,這,絕對是政府只顧政治不理現實的證據。

 

現在請讓我禿筆一枝,簡單指出「明日大嶼願景」計劃政府種種失職之處。

 

最直接的問題,就是「明日大嶼」將香港的財政儲備,用在一個超級大白象工程中。一萬億元儲備,究竟麼概念?當全民退休保障融資約500億元,林鄭月娥在2016年時任政務司司長時就表示會令政府財政負擔加劇,林太當時說「有責任嘅政府是不應令庫房空虛...

 

回購西隧以達致三隧分流的目的只需要約40億;早前醫管局還要因經費問題削減了3億元支出,令前線叫苦連天;公共交通服務私營化,由於追求利潤而連年加價及壓榨員工導致意外連連,而港鐵總資產值也只為2628億元(截至20186)...以上種種民生政策所牽涉的財政預算,政府都喜歡以財困來推搪,但卻主動提出6000多億的人工島大白象工程。

 

另外,不少組織都指出,香港根本沒有迫切性去填海做地,因為香港有大量棕地及政府土地可供發展(900),又或者沿海岸線填海亦較在海中心填一個島來得較理想。去年日本關西空港人工島因颱風「飛燕」而遭淹沒,而香港亦曾有超強颱風「山竹」肆虐,令人不禁擔心人工島的安全問題。再者,建造人工島的過程中也有對環境的影響,包括海砂的挖掘及製造機砂的污染問題。

 

香港市民居住問題惡劣的原因不是土地供應問題,而是政府的規劃問題,只顧賣地及讓地產商囤積土地,空置單位,推高樓價,而在回歸後取消租務管制措施,令租金飆升,導致民不聊生。

 

其實政府種種的施政都繼續維持不公義的情況,市民生活困苦無從改善,這就是香港現時歌舞昇平的一種代價,又或者,一種罪---明日大嶼/明日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