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2
魔鬼的伎倆

 

鍾炳霖

 

一次聽陳滿鴻神父對撒旦惡行的總結,惡行核心不離「謊言」。只是「講下大話」,沒大不了吧。有天主教徒說受「上帝」感召而參選特首,又有滿手工人鮮血的台灣富商說媽祖叫他參選台灣總統。如此這般神召,信不信由你。

 

蛇的小小一句謊言誘惑,令原祖父母背叛仁愛的天父,為禍至深。路加福音四章記載魔鬼甚至用謊言許以天下萬邦 (在造物主面前牠實在無法做到,徒托謊言),試探耶穌而遭擯逐,難道這些謊言不曾在人性軟弱的政客巨賈當中,使他們嗜權若渴,利祿薰心?可笑當今中共政權以為謊言真的可以治國,其實崩壞可期。

 

近期謊言之經典,可見之於四月十六日央視新聞聯播、新華網報導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強調,要加強對五四運動和五四精神的研究,並要求引導廣大青年“聽黨話、跟黨走”,扭曲了五四原是擁護公理,發揮民權征服並監督政府的民主政治精神。五四運動的德先生 (民主) 在共黨手下就是這樣被褻玩,賽先生 (科學) 則被矮化為科技,用來偷取別國研究成果,與及利用大數據監控人民。

 

大數據監控人民在內地肆無忌憚,近年更盛行人臉辨識 (facial recognition),很多內地機場已備有人臉辨識裝置,人民在無從知曉中個人資料與面容湊合一併顯示,無所遁形。無意中看到一次討論香港應否跟從使用人臉辨識的時事討論節目,講者之一的建制派區議員既一方面知悉港人抗拒內地施政,但竟然說人臉辨識「冇野吖,你唔信政府之嘛。」又說外國很多地方都用人臉辨識,又舉例面書 (facebook) 都有濫用使用者資料的無良行為來合理化內地管治機構的濫用。但是,撇除外國面容掃描要獲得當事人接受等等較嚴謹守則外,最不同的,是外國政治背境是民主政體,而中國是一黨專政的獨裁政府,保障水平不可同日而語。不過,如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卻可能享受被監控的那份「安全」。引述以上例子,可看出謊言的另一形態,魔鬼不單在細節裏,更隱身存在於背後大環境中而不為人所知,逐漸使人由屈從而至臣服。

 

現時在習近平的鐵腕控制下,用大數據對國民推行維隱的「社會信用系統」以至「個人信用系統」,個別國民的信念取向及言行無所遁形,連在朋輩 WhatsApp 表達幾句不滿政府政策都會招致後果。最醜惡的還利用數據系統暗地裏設立賞罰制度,以鑑定個別人民的可信度,控制國民出國、就業、升遷、入學、買樓租屋甚至一般購物,完全實行 The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的機制。有本港經濟學者讚美內地召妓也可用支付寶找數,但原來難保暗地裏其個人品行和可信度正被扣分,輕的都有影響其購買先進器材的可能。

 

「社會信用系統」監控的另一謊言藉口是保障治安,便於捉拿盜賊,但是,這等同政府「犧牲大我,完成小我」的假仁假義。相同的例子正在港發生。林鄭推修訂《逃犯條例》,假慈悲地說是發源於對在台灣被殺港入家人的同理心,而不惜犧牲港人被轉介內地接受不公司法制度的風險,更危害香港在國際的聲譽。但其實,台灣已接受單次逃犯移交,林鄭再無藉口,如仍堅持修訂《逃犯條例》為補法律漏洞,實乃包藏禍心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