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8
我們的共同責任 ---- 從末日鍾說起

 

蔡文傑
                                                                                                                                                                                                                                                                                      
        若不是傳媒近日報道有關「末日鐘」(Doomsday Clock)的消息,我們可能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一群科學家正認真地、科學地計算著世界末日的時間。
 
        最近,《原子科學家公告》雜誌委員會將象徵世界末日倒數的末日鐘,撥快兩分鐘至午夜前五分鐘,意味著人類距離滅亡又走近一步。這是委員會自「九一一」襲擊後,五年來首次把末日鐘撥快,也是自九十年代冷戰結束以來,人類最接近末日的一刻。末日鐘於一九四七年設立時,原意是突顯世界核安全局勢惡化的程度,而今次委員會將末日鐘撥快,除了是由於核武方面的威脅增加之外──世界目前有二點七萬枚核武器,其中有二千枚在幾分鐘內可以隨時發射,還因為全球暖化對人類的威脅越來越大。
 
        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的含量不斷增加,正是全球暖化的人為因素中的主要部份。本港七成溫室氣體源來電廠,而隨著近年電廠增加發電量售予內地,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亦相應增加,但政府並無措施控制電廠的二氧化碳量排放,因此政府實在有必要如其他先進國家一樣,制訂減低二氧化碳排放的目標和時間表。不過,「治本」的解決方法還是採用再生能源。
 
        雖然全球暖化對人類的威脅越來越大,但香港人對這個問題似乎不大關心,只有少數媒體作較大篇幅的報道。不少香港人對於這類「全球性議題」(global issue)都不甚了了,一般的回應是「真係黎到先算啦!」我們的思維習慣對這些國際問題都不大感興趣,總覺得「唔到我諗」、「諗得咁遠咩?」然而,全球暖化的問題真的與我們無關嗎?有專家警告,全球暖化導致香港百年後將由亞熱帶氣候轉為熱帶氣候,生物需適應溫度而改變。而另一份頗為有趣的研究報告更指出,假如未來百年全球平均溫度上升約攝氏三度,維港海岸線會回復至未填海的光景,國際金融中心、匯豐和中銀大樓等會全被水淹浸,造成逾四千億元的經濟損失!
 
        無可否認,我們的環保意識在這十多年間確實提高了不少,(在某程度上)會嚮應政府的呼籲少用膠袋、節約能源等,但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都會,單單只要求市民「用少D膠袋」或「停車熄匙」似乎並未足夠,香港還要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城市。
 
        聯合國對「可持續發展」的定義為:「既滿足當代人的需要,又不對後代人滿足其需要的能力構成危害的發展。」事實上,可持續發展是六十年代全球性環保運動的延續,觸及面由當初針對環境生態資源等問題,擴展到現今追求社會(人文)、經濟與環境三方面平衡的發展。全球暖化問題不單是環境問題,更是可持續發展的問題,我們要為下一代設想,不應使他們因著我們所種下的惡果而受苦。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指出:「今日生態危機已達到成為每一個人的責任...天地間有一個秩序必須受到敬重,而人賦予自由地選擇的能力,有重大的責任為未來後代的子孫保存這一秩序,我願意重複地說,生態危機是一個道德事題...尤其是基督徒應該明白,他們在受造界內的責任,他們對自然界和造物主的義務,是他們信仰的主要部份。」(一九九○年世界和平日文告#15)
 
        我們未必有改變世界的能力,但作為地球村的一份子,不能再對這些事情懵然不知,只抱「唔到我諗」的態度。至少多些關心全球暖化的問題,為我們下一代設想,也有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