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7
重奪議會

                                      陳麗娜

 

筆者在執筆時,港府除了早前宣佈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外還未正面回應市民其他訴求正式撤回修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取消「暴動」的定性及不檢控被捕士。政府一日未回應民間會繼爭取這些訴求的落實。而下一個戰場為今年11月的區議會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

 

區議會曾幾何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火車頭,而現在則淪為建制派議員掠取資源的地方,區議會撥款類別大概可分為兩類,分別是:「地區小型工程」「社區參與計劃」。港府2008年起每年增撥3億元專項專款予18區區議會,以推行地區小型工程,包括興建休憩處、涼亭、設置花槽、豎立地標等,但不少工程備受批評,包括荃灣區工程費用達77萬元的「四不像」巨型鵝形雕塑;造價達2,480萬元的南丫島單車泊車場等;東區的巨墩避雨亭,政府每年又撥款逾三億元作「社區參與計劃」,用來舉辦一個又一個「嘉年華」慶回歸活動這些換湯不換藥的活動。而舉辦這些活動的所謂民間團體,其董事顧問剛好又是負責審批相關撥款的議員。這些都令市民對區議會的觀感不佳,認為區議會只是蛇齋餅稷的集散地

 

政府事實上也往往利用區議會由建制主導的優勢,來增加政府的施政本錢。例如在政改爭議中,甚其他具爭議性的全港性事務上,政府都以爭取區議會的支持來抗衡立法會及民意的壓力。當選區議員不單有助政黨或參政團體增加資源,鞏固支持者勢力,在政治板塊上,區議員地位愈來愈重要,不但可以循此界別參選立法會,成為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可選舉行政長官。

 

區議會如是立法會又如何本來在雨傘運動和旺角衝突過後舉行的2016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220多萬人,投票率58.28%,創下歷史新高。當年主派陣營取得30席,保留了議員議案及政改方案的否決權。可是港府以宣誓不恰當為由以人大釋法前後禠奪了6位民選議員的資格其後更以行政手段剝奪民主派人士的參選權,使建制派控制了議會,亦使特區政府肆無忌憚地將一些如一地兩檢、明日大嶼……等爭議性的議案上立法會,企圖以數夠票,不理民間反對便強行通過。

 

2018年以來,發動佔中的學者戴耀廷、陳健民、立法會議員邵家臻等人相繼入獄,梁天琦在旺角衝突中被以暴動罪、襲警罪求刑6年,同案被起訴的黃台仰棄保至德國獲得政治庇護。這些都令香港人感到氣餒和失望,認為投票也沒有用,但今次經歷反《逃犯條例》一仗,讓港人特別是年青人看到希望體會到團結和不言敗。

 

香港爭取民主已三十多年,亦多次更換特首,人選由商人、專業人士以至資深官員,未能處理好港管治問題。除了中央干預外,特首及其行政機關缺乏認受性和代表性也是一個重要原因他們只向中央負責並不向市民問責。現在首要是重奪議會,長遠而言則要重啟政改,爭取真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