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1
我們與維權的距離

 邵敏儀

 

剛過去的六月,香港可說是烽煙四起,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而引發的一連串「反送中」運動,短短一個月內發生了多場香港史上大型的抗議行動,「69」、「612」、「616」等日子大家都不會陌生,有人稱之為「逆權六月」。這場反條例修訂的運動被喻為「反送中」運動,多少反映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法治與政治制度存在已久的擔憂和恐懼。

 

過去幾年間,中國大陸所發生的幾件重大人權事件:2015年「709大抓捕」、2017年劉曉波離世、2018年佳士工潮,觸發更多香港人認識中國的人權狀況。今天,除了「71」這個標誌着香港前途與中國不可分割的重要日子外,這個「維權七月」,於香港來說,也漸漸產生了新的意義。

 

201579日,中國警方在多個省市大肆抓捕維權律師、家屬、維權公民,人數多達三百多人。其中的許多律師曾代理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法輪功案等政權視為敏感的維權案件。被抓捕的律師很多遭到酷刑對待、被軟禁、被吊銷律師執照。他們的家人也受到牽連,孩子不能上學,家屬在依法維權的過程中屢屢遭受來自當局的打壓。當中,王全璋律師在長達三年半多的時間下落不明。直到20191月,當局對外公佈王全璋觸犯「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四年六個月,成為最後一個被審判的「709案」律師。這四年以來,王全璋律師猶如人間蒸發,直到今年628日,其妻子李文足才首度獲准探望。可是,會面後,李文足向傳媒表示,丈夫好像變成另一個人,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

 

為人所認識的八九民運人士劉曉波,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奬者,卻從獲獎至2017713日辭世也未能恢復人身自由。劉曉波,2008年因參與起草及簽署《零八憲章》,於2009年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劉曉波先生於服刑期間罹患肝癌,於離世前半個月才獲准保外就醫,在瀋陽的醫院治療期間依然受當局嚴密監控。他的妻子劉霞,多年來亦一直被當局軟禁,以致嚴重失眠、患上抑鬱症和心臟病。劉曉波逝世後,當局仍然將於她軟禁,直至去年7月,才釋放她赴德國治病。

 

20187月,上市公司深圳佳士科技的員工要求自主籌建合法工會,卻遭資方、上級工會和警察打壓。30名工友與學生被拘捕,引發了國內外輿論的強烈關注。隨後,中國各地的學生和勞權人士展開聲援行動。持續了接近一個月,事件最後在824日凌晨,全副武裝的警察暴力闖進佳士聲援團位於廣東惠州的駐地,拘押全體成員結束。據媒體報道,約50名工人和學生被捕

 

過去,這些維權事件不怎樣引起香港人的共鳴,如今,香港經過了「逆權六月」,踏入「維權七月」,人們已在不知不覺間,同理今天發生在中國大陸的維權運動,甚至慢慢地發現,香港自由的防線與中國政權的管治之間,那接近零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