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1
為甚麼要堅持撤回逃犯條例

博德

 

從六月到現在,差不多每天都有各種反對逃犯條例的行動,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有勇武的,甚麼年紀的參與者都有。香港政府一直沒有正面回應抗議的五大訴求,其中對撤回條例草案和成立調查警方是否有濫用武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特首林鄭月娥多次推搪拒絕相關訴求。香港政府態度堅決,中央政府透過港澳辦發言人和外交部也多次作出強硬回應。

 

中、港政府的態度,以及對待關注和反對聲音的做法,是我們必須堅持要求撤回條例草案的原因。隨著政府拖延戰術,衝突升級,抗議人士和警察使用的武力越發嚴重,警方派員假裝抗議人士以過份的武力拘捕抗議人士,更令警方進一步失去誠信。筆者工作長年關注中國大陸人權議題,不少維權人士這兩個月反過來非常關切香港警方對待抗議人士的做法,他們看見報導和網上直播後很多都表示,香港警方有公安化的跡像,有些情況甚至比大陸公安一般的做法更離譜,如警方多次拒絕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或預設條件要求更改遊行路線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警方在驅趕抗議人士時即使在民居密集的地點仍大量使用催淚彈;甚至只是路過的市民或自發救援的人員也被毆打和拘捕;剛過去的週日在荃灣甚至開槍恫嚇抗議人士,警方行為一直只有令抗議的暴力升級,而不是維持治安和提出措施減少衝突。這些被中國維權人士看在眼裡,更感慨更恐懼。因為香港的人權法治狀況是他們一個指標,令人擔心一旦香港法治也失守,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將會更差。

 

逃犯條例爭議和兩個多月來的抗議行動,更引起了更多使我們必須反對這條例的事件。英國駐港總領事館職員鄭文傑於88日從深圳回港在西九龍高鐵站過境後與其女友失去聯絡,其後得知其被帶回大陸行政拘留十五天才獲釋;中國律師陳秋實來港觀察香港抗議活動,回北京後一度失去聯絡,期後向媒體表示不便與外界接觸;還有傳媒報導有個別香港市民去中國大陸過境時被搜查手提是否有香港抗議活動的照片,被審問多個小時和被迫簽「悔過書」才獲釋回港。這些事例都清楚說明,我們沒有退路,堅決要求香港政府回應撤回條例草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對被捕抗議人士的檢控、撤回對抗議行動「暴動」的定性和落實「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才能杜絕香港「大陸化」,才能保住香港法治。我們需要的,不是洗腦式地被要求宣示「愛國」,而是需要維持香港的自由與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