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18
控制言論思想自由還行得通嗎 ?

 

潘嘉偉
                                                                                                                                                                                                                                                                                    
          
        出版自由在中國存在嗎?答案是明顯不過。最近,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查禁」八本書的風波,更證明國內對思想控制的粗暴,更有點白色恐怖的意味。
 
        其中作家章詒和所寫有關戲劇界鮮為人知事跡的《伶人往事》被傳遭查禁,引起海內外極大迴響,章詒和甚至發表聲明說為了維護自己的言論思想自由,要跟當局拼到底,而且聘了一個律師顧問團為她爭取憲法給予的言論出版權利。內地著名作家如前上海人民藝術劇院院長沙葉新等公開表態支持章詒和循法律爭取憲法賦予的權利。
 
        連日來受到國內外輿論壓力,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的官員紛紛否認,聲稱沒有「查禁」,但承認「查處」批評了那些書。據明報報導,另一名副署長閻曉宏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記者會上,被記者對事件追問時說:「可以說,這一次,這八本書,新聞出版總署按照法律查處過,譬如說,有些是淫穢色情的,有些會引起民族宗教問題的,有些涉及國家安全秘密的圖書,但是,這八本書,這一次,新聞出版總署沒有查禁。」
 
        但幾個出版這些受查書籍的出版單位,在接受海外媒體訪問時,卻承認這些書籍受禁,並且受到各種不同的處分,幾位書籍被查的作者章詒和、前人民日報副刊主任袁鷹等等對書籍被禁作出抗議,擁有六十年共產黨齡的袁鷹致函鄔書林並轉致新聞出版總署署長龍新民,詢問為何他那本《風雲側記-我在人民日報副刊的歲月》被查,面對如此有份量的共黨黨員的質詢,鄔副署長隨即親訪袁鷹,解釋「查處」的是出版社違規而不是作者本人云云。
 
        事情發展至今,官方對事件所作的種種解釋,更突顯中國政府對哪些議題的限制,值得留意的是,副署長閻曉宏解釋事件時指出了幾個查處指標:「有些是淫穢色情的,有些會引起民族宗教問題的,有些涉及國家安全秘密的」
 
        閻副署長所言可能只是對有關書籍的做法作解說,卻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指出了政府對人民思想控制的底蘊,就是「引起民族宗教問題」和「涉及國家安全秘密」等議題的書籍,被等同與「淫穢色情的」書籍一樣,一律都會有機會被查處。這種說法,其實或多或少反映了政府官員對討論宗教和政權問題的貶抑。
 
        而且,何謂「引起民族宗教問題」和「涉及國家安全秘密」,國家從來沒有清楚具體定義。由於沒有清晰界定,很多作家為怕觸及敏感題材,在寫作時根本已作了自我審查,為求生存而絕少探討有關民族宗教及國家政治體制等問題。這不單窒礙創作自由的發展,而且政府對一些涉及這些問題的書籍和網站,常常作出極為緊張的控制,好像是怕民眾對宗教與政制的討論會對共黨政權的合法性有所挑戰。於是,越是害怕,越是控制得厲害。但是,這次查禁事件帶來的卻是反效果,國內外產生的壓力超乎許多人的意料之外,有關官員要多次主動開腔解說和回應媒體的提問。於是,越是解說,越是越描越黑,越是想說明沒有「查禁」,越是顯得欲蓋彌彰。
 
        畢竟,中國人民近年經歷了許多社會變遷,民智亦相應地不斷提高,政府意圖再倚仗沿用了幾十年的思想控制統戰手段,真的還行得通嗎?這些迫得政府查禁或查處的書籍的湧現,以及作家對其作品被查所作出的反應,看來將可使沉默多時的知識份子,逐步對他們想要的社會政治模式有了一定的要求,就是憲法對基本人權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