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3
當吹哨人變造謠者


羅淑儀

 

李文亮,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於今年21日確診感染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7日病逝,終年三十三歲。

 

李醫生是率先向外披露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症的醫療人員之一,被形容為疫情的吹哨人。

 

他於去年1230日下午,在同學群組發布了訊息,指武漢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七宗SARS個案,再補充說「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

 

四日後,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分局旗下的派出所找了他,指他在網路上發布不實言論,對他提出警示和訓誡。

 

訓誡書是這樣寫的:「現在依法對你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屬實的言論的違法問題提出警示和訓誡,你的行為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你的行為已超出了法律所允許的範圍,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有關規定,是一種違法行為!」又說:「我希望你冷靜下來好好反思,並鄭重告誡你: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

 

他在告誡書上寫下「明白」兩個字,並打上指模。那指模讓人難安,像是以血印下的見證,見證了威權統治下官員們心態,每當有事情發生了,哪管你用甚麼方法和手段,哪管你將說真話的人加上違法的罪名,都要將真相壓下去,然後就可以向外說「還好」、「沒事發生」。

 

隱瞞疫情的嚴重後果,是讓所有人都掉以輕心、誤判、後知後覺,到紙包不住火,一切防疫也來得太遲,病毒極速擴散,就像今天的局面。

 

病毒固然可怕,更可怕是真相不得而知。到目前為止,大陸確診宗數已突破7萬宗,死亡人數超過1,800人,官方數字背後,還有多少大眾不得而知的真實故事?有多少未及確診就死亡然後連忙火化的個案?有多少為應付新型肺炎而未得到適切醫治的其他病者?這讓我想起早前網上的一個片段,一位母親痛哭哀求管理人員,讓她患了白血病的女兒過橋求醫的情境,都是人禍。

 

李文亮說過「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個聲音。」但當說真話的「吹哨人」變成「造謠者」,如此荒誕的事情發生時,這個社會有多病則可想而知。

 

而這種人為的病毒,比新型冠狀病毒更早的傳到香港,在官場擴散。當專家們警告疫情之可怕,防患未然之重要時,政府延宕封關,張羅口罩的後知後覺,特首下令官員「不准戴口罩」,張建宗說好將供港的3,200 萬個口罩等等,回應大眾時口裡說的是真話?說了是否等於做到了?官員的表現都令早已跌入恐慌的香港市民,更進一步對特區政府失去信心,雪上加霜。

 

李文亮醫生死後,民間社會反嚮後大,有學者聯署提出五項關乎言論自由的訴求,有官方媒體表示哀悼、向他致敬,在媒體被操控的社會,這或多或少是亡羊補牢的做法。死者已矣,盼望李醫生在天家享平安﹔活著的,也希望學習他一樣,敢於說真話。